傳說再現 第二十章,我們


因為羅格特和奧利蕾突如其來的歸來,讓夏洛特打亂了他原先的計畫。


他原本應該是要去找蒂蕾薇雅和伊索的啊,結果卻被奧利蕾的歌聲吸引過去,繞了點路......


先跟羅格特他們分開後,夏洛特調頭回去,朝另一個方向拔足狂奔。


夏洛特飛快的翻過草籬,腳步輕盈的踏在草地上,連一點腳步聲都沒有發出。


隨著一間木屋逐漸映入眼眸,夏洛特的腳步也加快了。


他終於知道,自己遺失的記憶應該找誰尋回了。


這也是,他決定來找伊索的原因。


推開木屋的門,夏洛特的視線落在趴在椅子上打瞌睡的一男一女。


男人俊美,女人冷豔。


「幹嘛?」在夏洛特推門進來的時候,男人便睜開了眼,慵懶的抬起眼簾,啞聲道。


「伊索,你知道什麼對吧?」夏洛特上前,聲音堅決而肯定。


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知道什麼?」伊索打了個哈欠,懶聲反問。


「我沉睡前的事情,你知道對吧?」夏洛特看著他,一字一頓的說道。「原本,我並不怎麼在意這件事的,直到最近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就連你和蒂蕾薇雅的記憶,也有片刻被修改掉了對吧!」他鏗鏘有力的擲出字句,不容許對方有任何的駁回。


「啊?對啊。」


......可惜對方壓根兒懶得反駁。


「為什麼不說?」夏洛特瞪著伊索,而一旁睡死的蒂蕾薇雅似乎也裝睡不下去了,只好緩慢的睜開眼睛。


「你沒問,我們何必廢話?」蒂蕾薇雅聲音慵懶的說道:「你莫名其妙跑來就是來吵我睡覺?你太閒了是不是?」


「沒差啦!妳活了這麼久一天沒睡死不了的!」夏洛特對蒂蕾薇雅敷衍道。轉頭,他看著伊索。「所以,我究竟忘了什麼?」


伊索扯開了微笑,俊逸的臉看起來更加的高深莫測。


「我不想告訴你。」


夏洛特撐在桌上的手狼狽一滑,害得他差點撲倒。


抬頭,夏洛特瞪視著眼前的男人,咬牙切齒的反問:「為什麼?」


要不是因為他握有重點,他早就一拳朝他臉上揮下去了!


「嗯.......不知道,就是不想告訴你。」伊索聳聳肩膀,淡淡的笑。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你不妨去問那個化影師以及預言者......如何?」

 

其實,跟著夏洛特回到魔界的不只有伊索和蒂蕾薇雅,就連化影師的梅兒德及哈薩克爾族的皇和帝都一塊到魔界定居了。


他們隱身的地點不同,而且偏僻,所以夏洛特費了一番功夫才找到......梅兒德。


「妳到底在做什麼?梅兒德。」


夏洛特抽著眉角,看著一名亭亭玉立的少女正坐在椅子上,喝著紅茶。


「做什麼?你看不出來嗎?呆子。」梅兒德挑眉,注視著不遠處的夏洛特,然後朝一旁黑色的人影抬了抬下巴。「我在砍柴啊,不然沒有熱水可以泡茶了。」


黑色的人影確實在砍柴,而且它也確實符合夏洛特的描述──它真的是徹底的黑色,看起來就像是影子形成人形似的。


「那這天殺的是什麼鬼東西?」夏洛特指著那抹正在砍柴,連張臉都沒有的黑色人影。「我可不知道妳的影子還可以實體化啊!」


「哦,你說這個啊?」梅兒德跳下椅子,腳步輕盈的走到黑色人影的身旁。「這是我最近成功製造出來的,取名為『芐』,在我們的語言裡稱為『模仿者』,這個.....可以紀錄別人做過的任何動作,然後加以實現。」


「不錯吧?」說罷,她一臉自信的昂起了臉,笑彎了一雙美眸。「我花了點時間才成功,這樣就不需要兔子玩偶幫我砍柴了,畢竟斧頭有點重,棉布製的身體容易破掉。」


「這是重點嗎?」夏洛特的理智快斷掉了。「問題不只那個,還有這個!」


他立即轉頭,指著某一處「異常空曠」的空地。「這裡原本的樹呢?妳弄到哪去了?!」


「殺掉了。」梅兒德踱步回到桌邊,拿起紅茶啜飲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他,誰叫那些樹老是亂叫亂吼,還會咧著尖牙對我咆哮,所以全都砍了燒開水去了。」


靠,居然殺魔界的樹去燒開水?


夏洛特的嘴角狠狠抽著,語氣忍不住顫抖。「我說.....魔界的樹本來就會動,而且食肉,可是也是因為妳先擅闖牠們的領地......」


「先說好,我原本打算用語言溝通的。」梅兒德抬眸,認真的說。「不過牠們試圖用武力化解一切,所以強者生存,弱者活該,牠們弱者我強者,還有話好說嗎?」


不我總覺得好像哪裡.......都沒人覺得跟一棵樹用語言溝通有問題嗎?噢,算了。


夏洛特忽然覺得自己有點無力。「總之,我有事情想問妳......」


梅兒德挑了下眉,然後放下杯子。


更多的黑色人影,緩緩的從她腳邊延伸出來,然後慢慢浮現。


「芐,把這裡杯具收拾一下,部分的柴火拿去燒開水,送兩杯奶茶到客廳。」

 

梅兒德住的是一間石磚和水泥砌成的房子,外表看起來不大也不顯眼,但裡頭卻意外的空曠以及豪華。


「......妳哪來的石磚?」


「偷的。」


某人用異常輕鬆的語調回答他的話。


領著夏洛特到客廳坐下,梅兒德又喚來了一名正在不遠處掃地的芐過來。「幫我準備餅乾,不要堅果和核桃。」


芐沒有任何應答,那完全漆黑的身子緩緩轉過去,然後朝廚房邁步而去。


夏洛特疑惑的看著梅兒德。「使喚這麼多芐,妳不累嗎?」


梅兒德懶懶抬眸看了夏洛特一眼,然後淡淡的笑了笑。「我的體力在這五年間,可精進了不少。」


夏洛特挑了下眉,也沒有在這個話題多加纏繞,直接切入了重點。「梅兒德,妳記得五年前,也就是在我沉睡之前所發生的事嗎?」


梅兒德皺眉。「幹嘛忽然問這個?」


「沒什麼,告訴我就對了。」夏洛特翻了下白眼,認真的看著她。


梅兒德注視著眼前的夏洛特,腦海裡卻閃過五年前、那男人所說的吩咐。


「別讓魔王大人知道這些事情,包括他曾經下人間界,甚至有一群人類夥伴的事情。」


那個戴著金邊眼鏡的男人,是那樣溫和的微笑,眼底,卻不是笑意。


「我希望,他不要再與人類有所牽連。」


不管是她還是另外兩個聽說是哈薩克爾族的倖存者,都被如此命令著。


該說嗎?


梅兒德沉默的看著夏洛特,笑意在嘴角邊逐漸散去。


五年啊......這傢伙也忘得真久才想起來呢.......


「我不能告訴你太多,剩下的就靠你去找了。」梅兒德聳了下肩,眼底有著不馴。「五年前你忘記的事......」


管他的,反正她也看那男人不爽,憑什麼命令她呢?

 


夏洛特沒喝茶就離開了,連餅乾都沒吃上一口。


「真是......」梅兒德托著腮幫子,垂眸注視著桌上的兩杯奶茶逐漸褪去溫度。「早知道就應該到外頭喝的,還特地送進客廳裡來真是浪費時間......」


說罷,她站起身,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芐,奶茶幫我冰進冰箱吧,剩下的餅乾給那些樹吃也沒關係,牠們皮太癢的話就給我揍下去,別打死就好,不然木質會變差。」


頓了下,梅兒德低頭看向那兩杯有著溫醇顏色的奶茶,奶茶正映出了她那張漂亮精緻的臉龐。


「唔,那兩個哈薩克爾族的會不會跟夏洛特坦白呢.....算了,反正也不關我的事。」

 


因為跑得太急而蹌踉闖進的夏洛特差點因為門檻而絆倒在地。


抬頭,明亮的大廳透出漂亮的水藍色,在這裡,不管是門亦或者是窗、地板,全都是由水藍色的晶石所打造而成的。


大廳中央,懸浮著一面晶瑩剔透的鏡子,猶如池水般清澈。


「沒人嗎?梅兒德不是說他們住這裡?」夏洛特這次真正跨過了閃亮的門檻,皺著眉頭環視著周遭。「他們不會就放著『虛實之鏡』在這就跑出去了吧?被人偷怎麼辦?」


夏洛特一邊咕嚷,一邊走向那面鏡子。


哈薩克爾族,是從前頗有盛名的預言之族。


傳說他們透過一面鏡子,可以看穿這世界的所有,不管是謊話亦或未來及過去,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這座「水晶宮殿」便是希爾因讓那兄弟倆生活的地方,原本似乎只是間空曠而無人的宮殿,現在居然有著水晶......幸好這裡偏僻,不然這水晶宮早被人偷到變「沒晶宮」了。


「是誰?」


驀然,一道低沉卻未脫童稚的嗓音響起,居然有些微的魄力。


夏洛特轉頭,視線正好與正從門檻跨了進來的少年對上了眼。


「是你?」少年顯然有點訝異,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原先冷靜的神情,淡淡的問道:「怎麼回事?為什麼突然來到這裡?」


「我有事要問你們,帝。」夏洛特說,走向那名少年。「你哥呢?」


「他應該在房裡看書.......你究竟是怎麼分辨我們倆的?」帝忍不住皺眉。「完全不需要遲疑,當你看到我們的第一眼,你就會知道誰是誰.......我們跟你也沒有相處很久吧?」


「你們兩個就是不一樣的人,何須分辨?」夏洛特忍不住大翻白眼,沒好氣的說:「總之,連你哥一塊叫出來,我有事想問你們。」

 

皇和帝比梅兒德還小了幾歲,但身子已經比梅兒德高了。


他們是雙生子,不論是眼眸還是長相,亦或者是他們的動作及神情,幾近完全一樣,就像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所以不管是皇或是帝,都同樣疑惑為什麼只有夏洛特能夠一眼就認出來?


「你想問五年前的事?」皇皺著眉。「為什麼要問?」


皇和帝都穿著相同的長袍,寬大的袖口直直滑落到及地,腰間上的流蘇綁著鈴鐺,發出了脆響。皇的是紫色,帝是碧色的。


「因為我想知道。」夏洛特回答。「我要我的記憶!」


帝和皇相視了一眼,而後,皇淡淡的搖了搖頭。「抱歉,我不能告訴你。」


「為什──」


「不過,我們可以用預言告知你。」話鋒一轉,皇轉頭看向帝。「準備一下。」


帝點頭,然後和皇一塊站起了身。「過來。」帝命令著。「站到鏡子前面。」


「幹什麼......」夏洛特忍不住皺眉,還是乖乖的走到鏡子前,然後停步。


鏡子裡什麼都沒有,不,應該說,它什麼都沒有映照出來,不管是天花板,亦或者是方才站到鏡子旁的夏洛特,完全都沒有映照出來。


「阿娜茲之神,吾等願做您的耳,請讓吾等傾聽未來、亦或過去的聲音。」皇緩慢的說,聲音猶如潺潺流水,聽起來異常的舒暢。


「拉凱亞爾之神,吾等願成您的眼,請讓吾等直視未來、亦或過去的景象。」隨後,帝也跟著開口唸道,流暢的字句不曾有過中斷,清冷的聲音宛若冷水,浸泡著每個人的思緒。


驀然的,鏡子裡開始浮動出一些景象,不知從哪裡響起或傳進來的清脆歌聲如此唱著──


在過去的過去後~那時候的戰鬥中~


沒有白也沒有黑~只是純粹的遺忘~


白天和黑夜不在~世界開始顛倒了~


不存在的不存在~遙遠過往回來了~


消失了又消失了~從頭開始的今後~


歌聲和鏡子裡的景象都消失了,徒留空曠的大廳迴盪著那清脆卻空洞的歌聲。


夏洛特失神了好一陣子,才緩緩的開口:「這個........」


「歌裡的字句要你自己去想出答案,鏡子裡的景象則是暗示。」


帝如此說道。


「我想,你應該知道這歌詞的意思。」

 


希爾因正在庭院裡澆花。魔界的花有點兇,稍有不爽會咬人,咬了還會流血,因為牠們的牙齒很尖。


不過全魔界的人都知道,現任魔王的管家是一名妖精混血,全魔界的人都清楚,花和樹咬誰吃誰就是不動希爾因。


希爾因繼續澆水,而那朵玫瑰還蹭著他的手背,表示友好。


半晌,他才緩緩的開口:「魔王大人,您究竟要站在我的背後多久呢?」


夏洛特在不遠處注視著希爾因,而對方還繼續悠然自得的澆花,要不是他方才開口證實了他已經知道他的存在,夏洛特還真會以為他還不知道自己站在這裡多久了。


「希爾因,為什麼?」


那聲音有些遲疑,也有些茫然。


希爾因的手頓了頓,隨即恢復了正常繼續澆花。「您是指什麼?」他的口氣依舊淡淡的,也沒轉過身來。


「為什麼要消除人類的記憶?為什麼要修改我的記憶?」


夏洛特垂眸注視著希爾因,聲音很輕很輕。「記憶若是被消除了,就無法恢復了......你不知道嗎?」


「我知道。」希爾因回答,終於轉過身來,嘴角邊勾起了弧度,帶著淡淡的笑意。「聽起來,您應該想起來了......是吧?」


夏洛特看著希爾因,笑容淒迷。「對,我想起來了。」


「哎,還是瞞不住嗎......」


「為什麼?」夏洛特低聲怒吼。「你沒有權利這麼做!」


「我確實沒有。」希爾因回答,鏡框之後的眼眸異常銳利。「這是出於我個人意願所做,不是因為我身為魔王大人的管家才做的。」


「你.......」


「我只是不希望您跟人類在一起。」希爾因輕聲說。「我害怕您,再次受到傷害。」


夏洛特身軀一顫,很快就意識到對方指的是他的親生母親棄他離去的事情。


「不需要。」夏洛特冷聲道。「我不需要你多管閒事。」


轉身,他立即跳上一旁的屋頂,眨眼間消失了蹤影。


希爾因見狀,淡淡的呼了口氣。


「幹嘛做壞人呢......」


微嘆的女聲緩緩響起,帶了點無奈。


希爾因轉身,看見一名女人正站在圍牆邊,擒著無奈的笑注視著自己。


「奧利蕾大人。」希爾因微笑,微微躬身。


「別叫我大人,你知道我沒有資格的。」奧利蕾挑了下眉,走近希爾因。「為什麼要對夏洛特說那種話呢?你明知道他一定會生氣。」


頓了下,奧利蕾緩緩的說:「又或者......應該說,你在故意惹他生氣。」


希爾因仍舊微笑。「我聽不懂您在說什麼。」


「其實你可以消除夏洛特的記憶,讓他連重新想起來的機會都沒有,可是你沒有這麼做。」奧利蕾饒富興味的抬高頭,看著希爾因。「你是要他做出抉擇,要他在魔界和人類之間,選出一個。」


希爾因聞言,不禁深深的嘆了口氣。「您真是太聰明了,奧利蕾大人,也因為您這麼聰明,才會害得長老會的人這麼討厭您......不過也罷,長老會這種東西早在柯爾大人上任的同時就廢掉了呢。」


奧利蕾挑高眉頭。「難怪剛剛一直沒看見那些鼻子翹高高的老人家,原來早被解散了,哈!」


「不過,」驀然,奧利蕾的話鋒一轉。「我想夏洛特,似乎已經做出抉擇了......你想怎麼辦?」


希爾因揚起微笑,眼角洩漏出了真正的笑意。


「我想,我會尊重魔王大人所做的每一個決定。」

 


奔跑,再奔跑,宛若只要停下腳步,所有的一切都會再次消失......


──妳找不到房間嗎?要不要跟我們一塊住?


「肆萊!」夏洛特高聲喊道。


隨著字句的落下,一條全身雪白的銀龍便咆哮著從雲層飛出,慢慢的飛落,然後停在夏洛特身旁。


「去人間界,肆萊。」夏洛特跨上牠的身體,撫摸著牠的毛髮,一字一頓的說道。


──我叫作卡爾菲.索格蘭,他是我哥哥,叫作利奧.索格蘭。


雪白的龍低聲回應,然後載著夏洛特飛起。


──靠,斯爾,你的表情好噁心!


──妳在暗示自己矮?


穿過層層雲層,夏洛特感受到刺骨的寒風打在他的臉上,而他卻毫無反應,只是在回想著。


回想著那過往。


──格、格勒!不要亂動!等一下,你、你的鞭子!危險啊!


──對哦,夏洛特不知道對吧?


「飛快點,肆萊。」夏洛特低聲說道。「飛得再快一點!」


肆萊低吼一聲,尾巴甩動,速度飛得更快了!


──你們還想玩到什麼時候?


──妳找我跳舞,就必須承擔這樣的後果。


最後,他的腦海裡閃過了梅兒德在他臨走前說過的話。


「喂,如果找回來了,就給我好好珍惜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S. 的頭像
S.S.

寂寞之坊

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