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進度:

傳說再現 第十七章,這是個祕密


砰的一聲巨響,玻璃被震碎,銳利的碎片紛紛墜地,在大理石的地面上撞擊出了響亮的聲音。


原本金碧輝煌的大廳弄得活像是被炸彈轟炸過似的,成了斷垣殘壁。


在黑煙蔓延的大廳中,有兩抹身影是以極快的速度交錯著,發出了金屬撞擊的銳利聲響。


「還不錯,夏洛特。」伊索微微一笑,大量的冰柱自他的頭頂浮現,然後快速的砸向夏洛特。


「少說得你很了解我一樣!」夏洛特怒聲咆哮,數簇火焰立刻冒出,與冰柱撞在一塊。


隨著砰的一聲巨響,爆風立刻旋起,再度把剩餘還沒破的窗戶通通震碎。


「魔力宛若永無止盡嗎......真棘手。」伊索輕笑了聲,大手一揮,數顆橘紅的火球緩慢浮出。


「喲,能讓你感到棘手還真是我的榮幸啊。」


夏洛特嗤笑一聲,緊接著他抬起手臂,指間開始環繞著電流,隨即,他的身後憑空冒出一個個類似光球般的物體,而球體本身還發出了危險的摩擦聲,電流的起伏情況就連肉眼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急著尋死?」伊索慵懶一笑。「這樣下去,我們兩個都會受傷的。」


「所以呢?」異色雙眸迅速一瞇,夾帶著冷酷與無情。「反正,最後會死的那個人──絕對不會是我!」


電球立刻撲向了伊索。


伊索揚手一揮,火球迅速地朝電球撞去,更劇烈的摩擦聲響徹了整個大廳,震耳得宛若粗啞的咆哮。


下一秒,倏然爆炸。


夏洛特正因魔力的快速消耗而有點體力不支,突如其來的巨響伴隨著爆風震破了吊燈,使得燈光一閃一滅的,更讓夏洛特蹌踉了幾步,險些跌倒。


驀然,伊索已然出現在他面前,一把由冰製成的銳利長刀正被他緊握在手中。


「你很脆弱,你不懂嗎?」在黑白交錯的燈光之下,伊索臉上的笑容讓人看了一陣毛骨悚然。他似笑非笑的注視著夏洛特,然後揮下了手上的冰刀。


但,隨著一聲硬物的撞擊,伊索知道自己的刀被擋了下來。


周圍的煙霧逐漸褪去,使得攝影機再度將鏡頭瞄準了大廳上的人。


兩把成對的刀刃已然出鞘,正呈X型地擋住伊索揮下的冰刀。


「脆弱?」夏洛特抬首,對他荒冷一笑,似在諷刺。「那種字眼,從來不適用在我的身分!」


攀有奇異魔紋的雙刀立刻將冰刀揮開,趁機突襲對方的空隙。


刷的一聲,閃避不及的伊索的腹側被劃出了道血口子,鮮紅得刺目的鮮血正緩慢地淌下,沾濕了他的衣服。


「真不簡單。」伊索微微一笑,笑容卻讓人感到某種異樣的壓迫感,直逼腦門。「你終於決定抽刀了啊......」


夏洛特的刀尖直指著伊索,表情冷酷而漠然。「這關你什麼事了?」


「而且,你使用的還是幻武.....身為一任魔王,使用卑賤的幻武不會太寒酸嗎?」沒有回應夏洛特無禮的話,伊索若有所思的看著夏洛特,溫和地笑了笑。


繫著白色鈴鐺的刀停下了鈴聲。


「妳說什麼?」夏洛特的臉驀然沉下,異色的雙眸危險的瞇起。「你剛剛說幻武是什麼?」


「卑賤的東西。」伊索淡淡的回話,神情自然得好似自己沒說錯什麼。


銀弧一閃,夏洛特的刀刃已然抵在對方的下巴上,或許是要稍一使力,就可以連人帶骨一塊貫穿。


「為了幻武生氣?」伊索輕笑。「你是第一個。」


「道歉!」夏洛特揚高聲調,聲音冷漠卻蘊含憤怒。「快給我道歉,跟所有的幻武道歉!」


「憑什麼?」伊索斂起了笑,驀然沉下了臉。「幻武的血統混雜,是改變不了的事情。你知道,也明白幻武目前的地位,如此維護他們的你,才會讓幻武的自尊受損!」


驀然,紫黑色的光芒倏然在兩人中間炸開,有一瞬間失神的夏洛特閃避不及,被爆風吹到撞上了牆壁,身體如同破敗的布偶般從牆壁上滑落,狼狽的摔在地上。


他乾嘔一聲,鮮血無法抑制的噴出,濺了一地怵目驚心的豔紅。


被爆風吹到不遠處的雙刀閃爍著微弱的光芒,宛若虛弱的呼吸,雖然如此,但光芒卻遲遲沒有暗下。


「真是忠心耿耿的幻武呢。」伊索笑笑,抬起了手,對準雙刀的方向。


「該死,你不可以.......你不可以對他們動.....咳咳!」夏洛特低喘著氣,再度乾咳了幾聲,大量的鮮血從他嘴裡溢出,肺部宛若被灼傷般,連呼吸都感到痛苦。


「別擔心,我只是要施加結界罷了,以免他們妨礙我做事。」話語落下的同時,一道肉眼可見的米白色結界立刻竄高,呈四角形的圍住雙刀。


轉頭,伊索看著靠在牆上而無法動彈的夏洛特,眸中帶笑的走近對方。「看來妳玩完了,孩子。」


夏洛特闔上了異色的雙眼,呼吸微微凝滯的說:「誰說的?別做白似夢了你這混帳!」


他又咳了一聲,鮮紅的血液四濺,宛若廉價顏料般潑灑了他一身豔紅。


夏洛特的頭很痛......不知道為什麼,當他的視線觸及自己的鮮血時,頭就痛得快猶如要爆炸似的。


「還在掙扎嗎?」伊索緩慢的抬起冰刀,輕輕抵住了對方的下巴,似有挑釁的意味。


「無聊,老子才不幹那種事!」揮開他的冰刀,夏洛特似惱怒的低吼:「別以為使用『晦暗』就可以限制我的動作!」


「但事實上你確實是無法行動不是嗎?」伊索淡淡的微笑。「啊,雖然殺了你會害得更多人類死去......」


「不過那又與我何干?」他輕笑。「你已經徹底讓我感到威脅了,不殺掉你太危險了──」


夏洛特的呼吸急促,腦海中驀然閃過卡爾菲的話。


「──哥哥說它叫做蒼悠,他說只要在遇到危險的時候喊這個名字就行了。」


他不能死在這裡,一但他死了,等同於卡爾菲他們也會死!


人類,是不可能對付得了魔王的,縱然他們實力不凡加上數量多,那機率仍舊微乎其微。


決定死馬當活馬醫的夏洛特驀然睜開了眼,悄悄的從口袋裡拿出了那把小刀,緊握在掌心之中。


「那麼,再見了,夏洛特──」伊索的聲音緩慢落下。


冰刀舉起,然後毫不留情的刺下。


「如果還想回到你主人身邊的話,就給我盡一點力量!」夏洛特低吼。「蒼悠!」


咻的一聲,不知道從哪裡冒出的水龍咬住了冰刀,強迫停止冰刀繼續前進,也讓冰刀及時停在夏洛特的眼前。


「什麼啊......這麼久沒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打架嗎?」


一名有著蒼藍色短髮的少年打著哈欠,看似慵懶邪氣的灰瞳正銳利的注視著伊索。「幹麻?你有事嗎?」


少年穿得十分隨便,古銅色的肌膚上有著奇特的刺青攀爬纏繞直至頸子。


夏洛特瞪視著少年的背影,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或做什麼來表示自己的愕然了。


「喂,看什麼看!」像是感受到夏洛特的視線,少年回頭瞪了他一眼,不悅的說:「就是你叫我出來的?」


「呃......對?」夏洛特有些遲疑,原先應該是肯定句卻硬生生的變成了疑問句。


「切,我就知道,利奧那傢伙根本不會在打架的時候叫我出來!」少年撇撇嘴角,低聲碎唸道。


目光一轉,他瞪著一直沒有任何反應的伊索。「所以,你就是我的敵人?」


「照理來說,沒錯。」伊索微微一嘆,似有些惋惜。「原以為意外和奇蹟都已經排除了,結果還是發生了嗎?」


「你廢話很多。」少年冷冷的說。


喀的一聲,水柱形成的水龍立即咬斷了冰刀,落在滿是坑洞的地板上。

 

眼睛迅速一瞇,伊索毫不遲疑的扔下了手上斷了一半的刀,然後直視著少年。「你應該是『幻武』......對吧?」


「老子是什麼關你什麼事?」少年瞇起灰瞳,口氣不佳的說道。


伊索卻倏然上前,不知何時出現的冰刀銳利的抵上對方的頸子。


他的笑容已不復存在,徒留一片冷意。「永遠都不要想挑戰魔王的權威,除非你想死。」


「噢,很不巧,這現任魔王應該是我才對吧?」夏洛特戲謔的聲音霎時響起,冰刀也鏗的一聲隨圓弧形飛了出去,緊插在伊索身後的牆壁上。


伊索往夏洛特一瞥,而後者則是回他一抹淡笑,抬起的手指上還纏繞著金黃色的電流,發出了劈哩啪啦的聲音。


「想威脅老子?」少年看著伊索,冷冷一笑。「就算是整個魔族攻打老子一個,也別妄想老子會跟你們低頭!」


他的身後慢慢的升起一頭頭約莫腰部高的水龍,正用那雙藍眼睛注視著伊索。


「──自始至終,能威脅到老子的人,也只有利奧一個而已。」


水龍在彈指之間已然飛躍,水花濺起,潑濕了夏洛特的髮絲,只見那些水龍全部都咬住了伊索的腳,硬生生的扯下肉塊,血液和水混在一塊,顏色也不再那麼地怵目驚心。


伊索的反應僅是一挑眉,像是絲毫不受影響似的。然而,在下一秒,半空中緩慢的浮現數以百計的電球......


伊索垂下了眸,輕輕的打了個響指。


電球夾帶著刺眼的光芒,倏然朝無路可逃的兩人撲去!


蒼悠正覺棘手之際──他不怕火,但怕電──某一聲喊叫瞬間攫住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退後!」那是夏洛特的聲音。


幾乎是反射性的往後退開,蒼悠便覺得自己的眼角閃過一抹黑影──


轉眼間,夏洛特的身影已然佇立在他的身前,眸底清楚的映出了夏洛特的身影──


「回應吾等的召喚,始之為吾,終之為敵!」飛快的唸完一連串的字句,夏洛特看著堅強的結界倏然竄高,然後擋下來自四面八方的電球,他的呼吸也弱了一分。


他的魔力是有底限的,跟伊索打了一場之後,他的魔力實在不夠讓他使用高等魔法。


等魔力全都耗盡之後,不管是願意還飛願意,他都會陷入極為深沉且冗長的沉眠。


但,他已經無法顧忌那麼多了。


電球不斷的撞上結界,卻沒有因為遭到力量的反噬而崩毀消失,反而還可以繼續攻擊,試圖突破夏洛特的結界。


──那是因為夏洛特的力量變弱了。


不僅是伊索發現了,就連蒼悠也注意到了。


瞇起灰色的眼眸,蒼悠的臉上釋出了邪氣的微笑,腳邊的水龍越來越多。


下一秒,水龍一齊發出了怒吼。


他知道他可能會死──這不僅僅是因為對手是魔王而自己是幻武的關係。


這,還牽扯到自己的剋星──他生性屬水,電球什麼的根本就是用來抹滅自己的東西!


不過這傢伙......


抬起眼眸,少年注視著擋在他身前的夏洛特,心頭上隱隱浮現當年那抹漆黑的身影──


啊,真是好久沒有碰到跟利奧那傢伙一樣有趣的人了。


水龍的身軀開始高漲,如氣球般逐漸膨脹身體,漸漸高過了蒼悠的身高。


「喂,扮女人的男人,快讓開!」蒼悠毫不客氣的喊道。


夏洛特幾乎是立刻回頭,一臉猙獰的罵道:「他X的老子才沒扮女人!就算那是事實也不准說出來!」


但當他看見幾乎快突破結界高度而且還在持續膨脹的水龍時,咒罵聲霎時停在舌尖。


伊索挑高了眉,看著水龍,淡淡地勾起了笑。「你在自找死路?」


電對水,不用想也知道是誰贏。


「怎麼可能?」少年冷冷一笑。「當然是你死!」他揚手猛地一揮。


水龍一齊張開了嘴,在夏洛特反射性蹲下身的同時,強而有力的水柱破風噴出,射破了結界,與漂浮在半空中的電球撞在一塊。


隨著劇烈的啪啦聲,大量的電球通通爆炸,引起爆炸的旋風──


砰的一聲,一抹人影被爆風炸起,飛快的撞上了身後的牆,將原本就快塌的牆硬生生撞出了一個印子,身體如同破敗的布娃娃慢慢的從牆壁滑下。


伊索被因爆炸而產生的煙霧嗆咳了一下,露出了澀然的微笑。


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認真對付一個人了。


而他也完全沒想到自己的體力已經消耗到連抵擋爆風的威力都沒有了。


這,是否在說他輸了?


認真地思索了下,他決定否認。


站起身,他忽視身體上的劇痛,手指間開始試圖凝聚魔力,只待煙霧褪去,他就會放出最後的力量──戰鬥,即將劃下句點。


「等.....這什麼?」伊索聽見了夏洛特愕然的聲音。


「還真狼狽啊......要是可以拍下來,我會好好保存的哪!」蒼悠諷刺的聲音也涼涼的響起。


──他們在說什麼?


伊索的眸底出現了困惑。


直到煙霧散開,他才赫然發現大廳中央不知何時停了一個巨大的鐵籠,裡頭關著一群人類。


「這是做什麼?」伊索瞇細了眼,不帶情緒的脫口而出,原本匯聚魔力的指間慢慢的褪去了魔力。


「這是你打敗勇者的唯一籌碼。」一道冷冽得毫無起伏的聲音緩慢響起,瞬間攫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回頭,伊索看著從另外的通道緩慢走入大廳的美艷女人,眉頭輕輕蹙起。


女人的臉似若結了寒霜,僅穿著一件黑色襯衫及短裙,白皙的大腿裸露在外,令人血脈噴張。


一頭如墨的黑髮襯著冷然的天藍色眸子,女人的美貌足以讓在場所有的男人為之驚嘆!


「蒂蕾薇雅,妳沒資格打擾我的戰鬥。」伊索難得斂去笑意,皺著眉頭,冷冷地說。


「為何沒有?」女人挺起胸膛,毫不畏懼伊索散發出來的冷意,面無表情地說:「只要掌握人質,就可以贏。」


「人質?」蒼悠嚴重對這個字眼感到不快,他瞪著倚靠在鐵籠上,身為人質之一的利奥問:「你是被抓的那個?」


利奥瞥了蒼悠一眼,淡淡的點頭。


蒼悠一臉不悅的瞪著利奥。「打贏我又身為我的主,你居然是人質?」


「人質」兩個音明顯加重。


「......」利奥似乎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伊格索姆,別再拖拖拉拉的了,趕快解決掉他!」冷凜的看著伊索,女人冷冽無情丟出字句。


「憑什麼由妳來命令我?」伊索.....又或者應該稱為伊格索姆的男人扯了扯嘴角,沒好氣的白了對方一眼。


「是我雇用你的!」美艷的女人聲調微微揚高,似乎有些激動。「趕快殺掉他!不要跟我廢話那麼多!」


「我跟妳有仇不成?」夏洛特皺眉,打量著女人,不解對方為何非要至自己於死地。


何況,這是他第一次來到人間界,更不可能認識人類女子才對。


「不,我們無冤無仇,今天甚至才是我門第一次見面而已。」女人揚高下巴,微微一笑。「我的目的很簡單,只要殺了你,魔族就必須立即選出魔王,屆時──」


「我就可以趁機坐上王位.....這才是我要的!我要權,我要勢,我要魔王的名號!」


這女人有病!


緊皺著眉,夏洛特冷冷的說:「人類不可能當魔王的。」


「笑話!」女人冷哼。「誰告訴你我是人類了?」


抬手,她輕輕撫過披在肩上的髮絲,隨著她手指的游移,髮絲的顏色也隨之產生異變!


一縷銀光覆蓋在她墨黑的髮絲上,漸漸的轉變成湛銀色,一雙冷然的天藍色眼瞳逐漸褪去了偽裝的色彩,變成怵目驚心的腥紅,更添一股邪魅。


眾人大駭,所有的傾慕都在霎時變成了驚懼愕然。


「是魔族嗎?」夏洛特輕聲低喃,好似一碰就碎般的脆弱。「是妳雇用了葛萊暗殺我,是妳委託了伊索來殺掉我?」


若是這麼推論,一切的謎底全然揭曉。


「真聰明,葛那傢伙全說了嗎?」她揚眉一笑,踩著高跟鞋又上前了一步。「沒錯,對於你的事情我全都調查得一清二楚,我一點也無法接受一個年紀比我還小的魔族居然可當上魔王!」


她瞪視著夏洛特,扯了扯嘴角,微微一笑。「你不過是靠著自己的父親是魔王的庇祐當上的罷了!」


叮鈴!


叮鈴!


清脆的鈴鐺聲驀然響起,響徹了整個大廳。


「妳剛剛說了什麼?」冷淡無緒的女聲驀然響起。


「妳剛剛說夏洛特是什麼?」冷冽得毫無起伏的男聲冷冷響起。


所有的人紛紛從女人身上移開了視線,轉向不知何時出現的兩人。


一頭墨黑的髮,一雙湛藍的眼,如炙熱的火焰般硬是攀附了半張臉蛋的奇異刺青。


那兩張如出一轍的臉孔雀是比以往都還要來得冷冽。


女子顯然是因為突如其來的聲響讓她感到緊張,但當她看見出聲的人是誰之後,原先僵直的背部便慢慢的鬆懈了下來。「怎麼,原來只是幻武嗎?替自己的主人抱不平嗎?」


但一旁的伊索卻沒有她的輕鬆,眉頭微微蹙起。


他設的結界已經被破壞了。


──而且,那還是他尚有體力的時候設下的。


能突破結界.....就代表他們的力量並不比他想像的還糟糕嗎?


「夏洛特他,不是靠父親的關係才當上魔王。」辛亞冷冷的說,藍瞳罕見的出現了憤怒。


「因為上任魔王根本不是.....」辛雅擰緊了手指,藍瞳中閃爍著跟辛亞一樣的憤怒。


「夠了,辛亞、辛雅!」夏洛特打斷了辛亞及辛雅的話。


他低垂下眼簾,淡淡的說:「那對我根本不重要,所以,不要再說了!」


抿直唇畔,辛雅撇開了頭,不再多語。


「哈,無話可說了吧?」蒂蕾薇雅哼了一聲,然後轉頭對著被關在籠裡的人類輕輕一笑。「話說,你們人類有些好像也跟這位魔王相處過嗎?他告訴過你們......他是魔王嗎?」


夏洛特手指一縮,卻沒有開口打斷她的話。


也許,他也在等待著他們的回應。


利奧直視著蒂蕾薇雅,不語。卡爾菲有些慌張無措,嘴巴像是想說些什麼而張開,卻又抿緊。斯爾皺起眉頭,定定的看著夏洛特,卻也沒有開口說話。


格勒抬眉,心直口快的說:「還能有什麼想法?不就那樣嗎?」


他的手指逐漸攀附在鐵籠上,然後縮緊。「我對你是魔王這件事是沒什麼意見啦,但我對你隱瞞自己身份的事情感到非常的不、快!」


夏洛特看著格勒,揚手一揮,身上的洋裝已然褪成了魔族的服飾,及腰的長髮恢復成一頭俐落紛亂的短髮。


現在的夏洛特看起來不像女人,而是男人。


「欺騙你們,我很抱歉。」他淡淡的說。


揚起嘴角,夏洛特輕輕一笑,笑容卻支離破碎。「但,我是魔王嘛!魔族.....和人類本就不應該和平共處的。」


垂下眸,夏洛特的身圍出現了絲絲銀光,隨著他的周圍開始高漲──


「反正,等所有事情結束後,我就會抹除掉你們所有人的記憶。」


瞬間,魔力像是發出咆哮聲般的旋起爆風,吹亂了所有人的視線,只剩下一道淡然的嗓音飄入了所有人的耳裡。


「然後,你們將不會記得『夏洛特』這個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S. 的頭像
S.S.

寂寞之坊

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大拇指外露
  • 我要成為香菇王 (瘋
  • 原來你立志跟香菇合體嗎?

    哈!不過我才是最偉大的!(?)我是香菇販賣員!(這名號還真一點都不響亮.....)

    S.S. 於 2012/03/17 20:04 回覆

  • 呆嵐
  • 我覺得他們不會想要被夏洛特抹除記憶吧!!
    應該會極力反抗唷!!
  • 對啊,是人類都會極力反抗的啦=口=


    不過問題是能不能反抗得過才是重點呢~~~傳說再現再兩、三章就要完結了~讓我好感動!!!

    S.S. 於 2012/03/17 20:05 回覆

  • 呆嵐
  • 咦!!!要完結了!!!
    我不依我不依啦!!!
    我還看不過癮的說-3-
  • 噗,總會有新作的啊~就算我再怎麼懶=///=


    不過傳說再現也要完結了讓我好感慨=口=

    S.S. 於 2012/03/18 08:21 回覆

  • 光之翱翔
  • 好狠的大絕招
  • 對不起請原諒我我不知道我最後到底在寫些什麼了.....


    嗯,總之最後的最後,夏洛特就是會解決掉所有人然後回到魔界自由自在的生活,the end。

    ......最好啦OTZ(←到底在自言自語些什麼的人)

    S.S. 於 2012/03/18 20: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