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進度:

空之契約者 番外篇,人魚的秘密


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嗯?有多久?大概比莉絲梅德妳的歲數還久吧!


總而言之,在第N個很久以前,有一座叫作德莉芽的小村莊。


那個村莊裡住著一個美麗的人魚姑娘。


嘿,古羅尼特,這只是個故事,你不需要一臉鄙棄的說人魚不會住在村莊好嗎!


總而言之,那名人魚少女隱瞞自己的身世和真實身分,居住在德莉芽多年。


然後,她在某天下雨的夜晚,遇見了一名人類旅人......嗄?男的還女的?當然是男的你問這什麼廢話啊茲塔!


咳咳.....總之,人魚姑娘愛上了人類旅人,並且暗暗在遠處注視著他.....得了,亞德利斯,什麼叫作愛他就要撲上去?你是哪裡來的變態嗎!


唉.....總之,人類旅人也發現了總是在暗處看著他的絕美少女,便上前與她搭話,兩人迅速墜入情往,感情一天又一天升溫。


但,人魚少女實在太愛人類旅人了,她無法對他隱瞞任何事情,所以她在思索多時後,決定告訴人類旅人真相。


......塞菲洛絲,麻煩妳不要面無表情的說人魚就是守不住秘密這種錯誤的觀念行嗎!


第N次總之.....當人魚姑娘全盤說出時,人類旅人的反應僅是一揚眉.....這個性跟蒼空真像。


咳!人類旅人並沒有感到太多的驚訝,但他對於人魚少女的真身感到很有興趣,所以要求人魚少女變回原樣。


人魚少女猶豫了。


眼前,是她所愛的人,但一旦被他看見真身,她也無後路可退了。


最後,她還是答應人類旅人的要求,變回了原本的模樣......


「好了,故事結束。」聖洛斯攤開手,一臉不以為意的說。


「咦耶?」聽得正出神的莉絲梅德露出了受到打擊的模樣,著急的問:「怎麼會結束了?最後怎麼樣了?她變的樣子漂亮嗎?真的是半魚半人嗎?好吃嗎?」


不,我覺得妳最後一個問題本身就很有問題了......希爾維雅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天曉得,也許妳可以叫古羅尼特扮演看看。」聖洛斯「危」笑著說。


莉絲梅德立刻將虎視眈眈的眼神轉向臉瞬間黑掉一半的古羅尼特。


後者用零度以下的視線瞪回去。


「我有問題。」緋妮絲舉手。「為什麼要突然講這個故事?」


「因為這跟我們現在接的任務似乎有關哪,緋妮絲。」聖洛斯回答,朝一名身材纖瘦、皮膚白皙的女人抬了抬下巴。「是吧,艾莉薇小姐?」


被點到名的美麗女人怯懦的舉手,細弱的說道:「他、他說得沒錯......」


絞著手指,美麗女人的神情顯得慌張而無措。她猶豫數秒後,才幽幽開口道。


「事實上.....這個童話故事的主角正是我。」

 

「所以說,我們的任務就是要把那個拋妻棄家的男人痛毆一頓囉?」希爾維雅輕笑道。看似溫和,手指骨卻弄得喀啦作響,令人心驚膽跳。


「不,妳根本完全搞錯任務內容了。」聖洛斯冷靜的駁回她的話。「而且那早就是百年前的事了,那男人早死得連灰都不剩。」


「我們的任務是必須將男人偷走的『靈星墜』找回來,對吧?」緋妮絲嘆口氣,說道。


她的腦海中頓時浮現委託人快要哭出來的絕色臉蛋。


「拜託,請一定要找到墜子,若沒有墜子,我就不能變回真身,回到大海了!」


「那個.....既然兩人都陷入熱戀,那為什麼會分開?男人還偷了墜子跑走.....這是.....?」茲塔遲疑的拋出問句。


「天知道,也許是童話故事有誤吧!最後故事會沒講完,是因為有太多不一樣的版本了。」聖洛斯聳聳肩。


「那麼,墜子的位置在?」希爾維雅問。


「在青海。」聖洛斯回答。「也就是離我們最近的青海港口。」

 

就某種意義而言,希爾維雅十分慶幸她把四獸還有梅全都留在旅館內──雖然旅館老闆一副世界末日的表情。


總而言之──那是因為,四獸全都「怕水」。


是的,全部。


而且沒有一隻會游泳,標準的超級旱鴨子一枚。


至於亞德利斯究竟是怎麼從南大陸橫跨到北大陸並且殺進夜獄基地的.....這就不得而知了。


由於只知道墜子「應該」在青海港口,但至於確切位置.....還有待商權。


「靠,這港口還真大!」聖洛斯忍不住咒罵出聲,看著來往的人潮及猶如鼎水沸騰般的喧嘩聲,他忽然覺得有點無力。


「要分頭找嗎?」緋妮絲皺眉,側身讓一名路人走過。


蒼空掃視一下附近的地形以及人潮,不輕不重的丟下字句:「確定墜子還留在這裡?」


眾人沉默。


這麼多人潮來往,再加上旅人偷走墜子早就是百年前的事情了,誰能肯定墜子還留在原地?


希爾維雅思索半晌,提議:「找點人少的地方找找?」


「這、這附近相鄰著一片樹林,據說鬧、鬧鬼.....所、所以鮮少有人經過或進入那裡.....」茲塔支吾著,提到鬧鬼時聲音還顫了一下。


「森林?」聖洛斯一臉狐疑。「地圖上怎麼沒標示這地方?那森林打哪來的?」


「這、這是我從旅館老闆那裡聽來的......」茲塔一臉慌亂,結巴的說:「聽、聽說是從百年前突然在一夜增生的森.....林......」聲音徒然變小。


「百年前?」希爾維雅揚眉。


這個時間點──


「看來,那就是我們要找的地方了。」緋妮絲輕笑。

 

其實尋找工作並不難,因為要找的墜子就鑲在森林中央一塊高聳的石壁上。


「大家過來看看。」希爾維雅在石壁的一旁,發現了刻在上頭的文字,不禁招手。


上頭的寫了只幾段話。


此物乃毀靈之邪物,有心者不可取,無心者請盡速離開。一旦取之,將毀傷之靈魂之窗。


「......誰看得懂他在寫什麼?」希爾維雅沉默半晌,有些艱困的開口詢問。


「這段話就算翻譯個一萬次也不會有人看得懂的好不好!」聖洛斯忍不住大翻白眼。


抬頭,聖洛斯瞥了鑲在石壁正中央的水藍色墜子一眼,然後深呼吸──


「噢,真是太好了,究竟是哪個腦袋裝渣的白痴把墜子鑲在石壁中央的!」聖洛斯忍不住對這塊比兩棵樹還高的石壁怒吼。


文字一旁還有一段小小的備註:此石壁有三十公尺高,請勿試圖攀爬。

 

礙於種種原因,所以所有人只好先站或坐在石壁邊,開始思索到底該怎麼拿到靈星墜。


「......全部動手。」聖洛斯在經過第一個鐘頭時,拋出了這麼一句匪夷所思的話。


「什、什麼?」茲塔有些困惑的詢問,但他直覺性認為這個點子不是太好的點子......


「全部動手。」聖洛斯再度重複了一次,嘴角拉開了陰測測的微笑。「緋妮絲使弓,射不穿石壁的。所以希爾維雅和茲塔用刀和劍先砍出個裂縫,蒼空隨後開槍,我墊後。」


他冷笑。「把這該死的石壁給我轟成無數塊!」


......要是墜子也碎成無數塊怎麼辦?眾人默想。

 

拔出黑劍,希爾維雅注視著這塊高聳的石壁。


這一劍要是砍下去,可要有劍會斷成兩截的決心。


但是,「他」一定辦得到,或許應該說,光靠「他」一個人,就可以把石壁轟碎成無數的碎石子了。


「他」一直都站在她的前面,看似溫和的背影,卻隱含著莫名的冷凜和憂傷。


不過,「他」不在這裡,所以,輪到她了──


「我不會比你差的,哥哥。」希爾維雅輕輕一笑,緩聲說道。


一旁拔出黑刀的茲塔困惑的瞥了過來,問道:「妳剛剛有說話嗎?希爾維雅。」


「沒有,你聽錯了吧,茲塔。」她回他一笑。


「喔,那好吧。」茲塔疑惑的回過頭,然後直視著眼前的石壁。「要開始了,希爾維雅。」


「好。」


同時,兩人朝地面一蹬,躍起了身子,並且同時朝石壁揮下手中的利刃。


石壁被砍出了一道雖小卻深的口子。


旋身,蒼空俐落的將槍口對準裂縫,面無表情的開了數槍。


在他之後,是被四種顏色的光芒包圍著的聖洛斯。


「靈啊,回應吾等的召喚。」聖洛斯低緩的說道。「爾等,將需要汝者之力。」


倏然,在他面前逐漸浮現四個人,有男有女,各是不同樣貌及神情,卻全是懸空著身子。


似火的女人嬌笑著。


似水的女人冷凜不語。


似風的男人溫和輕笑著。


似雷的男人沉默不語著。


「吾只賦予毀滅,不賦予任何存在。」紅髮的女人笑著,一個響指,數簇火焰便驀然浮出,在她身邊懸浮著。


「吾將洗滌所有,無知的愚昧下,所有的惡念將全部凍結。」藍髮的女人冷淡的抬手,數十個冰柱慢慢從透明的空氣中浮現,然後旋起,柱尖對準了石壁。


「吾不受任何的拘束,爾等是風之子,敢以違抗者,將不復存在。」碧髮的男人微笑道,明明是無風的情況下,在他的身邊卻颳起了陣陣旋風。


「吾,是審判,是懲罰,在此之下,懲惡的怒雷將所有殲滅。」金髮的男人面無表情的說道,聲音低沉微啞,像是在對一個犯人宣布他的判刑。


瞬間,落雷劈下。


──還伴隨著火焰跟冰柱的摧殘,最後就是旋風把剩餘的石塊刮起,然後讓它墜落。

 

緋妮絲坐在一旁托著臉,看著眾人在斷垣殘壁中找尋著目標。


「敢情我們找的應該是墜子,不是鋼鐵吧?應該說,在那種情況下,就連鋼鐵也會被粉碎成無數塊的。」緋妮絲輕輕歪首,微微一嘆。


「妳不要再說了!」聖洛斯的臉十分的悲痛。要是墜子真的一塊被粉碎了怎麼辦?


驀然,希爾維雅彎下了腰,拾起在眾多石塊之下,卻仍完好如初的墜子──靈星墜。


靈星墜的寶石在陽光下依舊燦爛耀眼,墜子本身連絲毫的損傷都沒有,清澈的藍寶石上甚至沒有絲毫的刮痕。


所以說,這墜子的堅硬度比鋼鐵還堅強囉?


「我找到了。」希爾維雅眨眨眼,揚高手上的墜子。


於是,這件任務就這麼結束了......不,或許應該說還沒有。


「你、你們真的找到了......」艾莉薇一臉驚喜伸手想要接過聖洛斯手上的墜子,卻又怯懦的縮回了手指。


「是啊,這樣任務就結束了吧?」聖洛斯聳聳肩,沒有注意到艾莉薇退縮的動作,反而將墜子湊近了艾莉薇的胸前。


「等、等一下!」艾莉薇連忙退後數步,拉開自己和墜子的距離。


「怎麼回事?」希爾維雅皺眉,奇怪的看著艾莉薇詭異的動作。


「抱、抱歉,因、因為我一旦碰到墜子.....就、就會變回真身,在這沒水又多人的地方變回真身,會、會給族人帶來麻煩的.......」艾莉薇臉帶歉意的說。


「那.....要我們送妳到附近的海洋嗎?」茲塔遲疑的問。


「是、是的,那就麻煩你們了......」艾莉薇鬆口氣的笑了下,隨即她有些困惑的在眾人身上打量著,然後遲疑的問:「請問......你們都沒事嗎?」


「什麼意思?」聖洛斯捕捉到對方眼裡的困惑和怯懦。


「因、因為.....在這之前我也找了許多冒險團和獎金獵人,請他們幫忙找我的墜子,但他們都在接下任務的隔天退回我的任務......」艾莉薇抿緊了唇畔,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他們不是進不了森林,就是瘸著一條腿.....」


瘸著一條腿?聖洛斯揚眉,猜想對方一定是爬上那塊石壁結果掉下來的緣故。


艾莉薇吸吸鼻子,泛紅的眼框一副快掉出淚珠來的模樣。


下一秒,晶瑩的淚珠真的落下了。


朝聖洛斯的腦後搧下一掌,希爾維雅眸中帶笑的說:「妳不用太介意,我們沒有惡意的.....」


尾音驀然截斷,希爾維雅怔愣的看著原本要落在地板上的淚珠變成漂亮的米白色,然後墜地。


如果用專業一點的說法來講,就是眼淚變成了珍珠。


緊接著,艾莉薇的淚水又紛紛從眼框中滾落,在還沒墜地前都變成了珍珠。


一顆珍珠滾到了古羅尼特的腳邊,而後者則是慢慢的彎腰撿起,把玩著手中的珍珠。


「人魚族的眼淚可以變成珍珠啊......看起來人魚族應該不乏金錢才是。」古羅尼特冷笑道。


艾莉薇瑟縮了下肩膀,支吾著答:「是、是這樣.....沒錯......」


不知為什麼,艾莉薇感覺得到自己特別恐懼這位銀髮的人類。


自己雖然身為人魚族,但好歹也比人類高了一層樓的階級身分,照理說她不應該懼怕人類的。


雖然她個性較膽小,講話容易結巴,但是在面對希爾維雅他們時,她都不會有任何一絲的恐懼。


唯獨他。


她潛意識的在害怕這名銀髮的人類......而且是非常恐懼。


她刻意迴避對方的目光,立刻彎腰撿起地上的珍珠,塞進希爾維雅懷裡,慌亂的說:「這些是報酬,謝、謝你們幫我找到了墜子!」


「還、還請你們送我到附近的海洋,我、我就可以回到故鄉了.......」

 

雖然怕水,不過四獸還是很想看看人魚族的真身模樣,所以紛紛都跟來了。


不過,唯獨古羅尼特的反應有點詭異。


「你們確定,要看人魚族的樣子?」古羅尼特罕見的抬眉,眼底閃過一瞬的打趣。


「怎麼,古羅尼特你看過?」塞菲洛絲注意到對方神情有異,不禁有此一問。


「我看過。」他抬抬眉,表情無異的肯定了塞菲洛絲的話,並且在希爾維雅開口之前補充道:「再我遇見你們之前,我遇過。」


「噢噢!怎麼樣?很漂亮對吧對吧!古羅尼特形容看看!」莉絲梅德扯著對方的手臂,興致高昂的說道。


「.......」古羅尼特沉默了,臉上閃過一瞬的鐵青。


希爾維雅直覺認為人魚族的真身恐怕不會太好看。


不知不覺,眾人已經來到了青海港口附近的海域。


「這裡,就行了。」嚮往的看著蒼藍的海洋,艾莉薇的身形微微一頓,眼眸不自覺的變得溫和。


她離開海洋太久了,所以她才會對人類界的所有感到害怕、無助,以及迷惘。


人類界不是她的歸屬,對她而言,人類太過陌生了。


「需要我們......迴避一下嗎?」緋妮絲小心翼翼的問,不太確定對方是不是因為人類旅人事件而害怕人類再次看見她的真身。


艾莉薇看出緋妮絲的疑慮,她不禁莞爾,輕聲說道:「不要緊的......我們人魚族的美麗,不會在所有人面前退縮,縱使再次遇見那人,我也不會害怕了。」


古羅尼特在聽見艾莉薇說了「人魚族的美麗」時,抽了一下嘴角。


轉頭,她看著聖洛斯手上的墜子,毫不遲疑的伸出了自己的手。「請給我吧。」


聖洛斯不假思索的將手伸出,並且把墜子放在她的手心上。


湛藍色的光芒瞬間炸起,揚起一陣不小的旋風。


直到光芒褪去,眾人才真真正正的看清楚艾莉薇的真身模樣。


「哦哦!」莉絲梅德兩眼發光。


「.......這什麼?」亞德利斯則是毫不掩飾自己的嫌棄表情。


塞菲洛絲和古羅尼特沉默了。


緋妮絲和茲塔紛紛暈過去,聖洛斯當場轉頭去乾嘔,蒼空則是微微抬眉,沒有任何多餘的表情。


至於希爾維雅......


她終於明白為什麼人類旅人在看見艾莉薇的真身後要偷走墜子了。


她終於明白石壁上刻的文字是什麼意思了。


她也終於明白古羅尼特方才那種種反應代表著什麼意思了。


總而言之,艾莉薇的真身還真是......


一樣的水藍大眼,一樣的緋褐長髮。不過......


希爾維雅摀著額,忍不住深深的嘆了口氣。


誰來告訴她,人魚族為什麼是魚頭人身啊!!!!!!

 

後來。


「唔嗯......亞德利斯,你覺得這條魚長得是不是很像艾莉薇啊?」


「妳閉嘴,現在不要跟我提到有關魚的任何東西!」

 

後記(作者的廢話連篇):

 

嗯,最後會想到魚頭人身的點子,純粹是因為看到躺在廚房砧板上的吳郭魚的關係......想到艾莉薇的前身居然就是吳郭魚,好吧,這很獵奇!(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S. 的頭像
S.S.

寂寞之坊

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呆嵐
  • 哈哈魚頭人身
  • 我只能說唯一會開心的人只有莉絲梅德而已=ˇ=

    S.S. 於 2011/12/03 10:46 回覆

  • 光之翱翔
  • 吳郭魚.0 0....
  • 咳咳....一切純屬意外!(想推卸責任)

    S.S. 於 2011/12/11 15: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