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進度:

傳說再現 第十一章,忘卻的過往


他不太記得那究竟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了。


事隔多年,他早已將「那件事」給忘卻了.....又或者,這根本只是他逃避面對的藉口而已。


多久以前呢?他已經想不太起來了。


因為他的歲數雖大,但外表老化的速度卻比任何一個魔族都還要慢。


而且,他還是個孤兒──人類與魔族之子。


不經意聽到前任魔王的談話,他的父母似乎早就失蹤了。而他也是在當下才明白,自己壓根兒不是什麼魔王之子,而是個父母不祥的棄兒。


他一直以為那莉滋──或許該稱她為後母的人──會討厭他,只是因為他的長相跟他們相差很多,又或者是自己身為魔族,卻沒有半點魔力的關係。


他一直都是如此地以為。


他的頭髮是魔族人常見的燦銀色,以及一雙猶如海水般湛藍的眼睛。


可是柯爾的頭髮是紫藍色,眼睛是碧綠色的,而那莉滋的頭髮是深灰色,眼睛是粉紅色的──


他原先沒有察覺到,但在偷聽到談話之後,他發現自己其實跟他們長得一點也不像。


他可以什麼都不在意的.....只要他當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他就可以自欺欺人的待在這裡......


他「原本」是這麼相信的。

 

那晚,夜很黑,甚至連月亮都被雲朵給籠罩住,天空變成一種深沉的暗黑色,猶如空氣都變得沉重。


原已經熟睡的夏洛特卻隱隱聽到一道細微的腳步聲。


──有刺客!


常常會有人為了爭奪魔王之位,而來暗殺魔王,這種事情夏洛特也見怪不怪了──因為他常常被抓去威脅柯爾。


眸子一斂,夏洛特抓起放在枕頭下的一把匕首,心神一凝,警戒著所有的風吹草動。


腳步聲驀然停下,而且還停在他的房門外。接著,一聲門口轉動的細小聲響緩緩的傳入夏洛特的耳裡。


確實有人來了,而且還是針對他而來。


夏洛特屏住呼吸,盡可能裝出自己在熟睡的假象,好伺機而動。


「你本來就不該誕生的......」屬於女性的嗓音低啞的呢喃著,聲音微微顫抖,好似情緒頗為激動。


夏洛特的瞳孔瞬間放大。


他認得這個聲音,因為這個聲音是──


「去死吧!」女聲低吼。


在黑暗的房間裡,一抹銀弧驀然閃過。


夏洛特的腦袋頓時變得一片空白,喉嚨深處好像有什麼東西哽住一樣發不了聲。


他愣愣地看著即使在黑暗之中依舊顯眼的銀亮匕首,而那把匕首正混雜著自己的血液,插在自己的手臂上。


或許是因為光線不好的關係,匕首並沒有插入足以致死的部位。


但卻讓原本準備好反擊的夏洛特腦筋一片空白。


因為.....那是......


這時,微弱的月光透過窗戶,照映在來者的臉蛋上,同時也照亮了床舖及地板上鮮紅的血。


──那是,夏洛特自己的血。


夏洛特先是呆呆的看著自己的血不斷從匕首插著的傷口上流出,如廉價顏料似的流了一地,接著,他慢慢的將視線往上抬。


對於那張總是帶著高傲情的女性臉蛋,夏洛特感到再熟悉不過了。


因為,在幾天前,他仍舊叫她「媽媽」。


他的瞳孔瞬間放大。

 

驀然驚醒,柯爾發現宅院裡有極為不正常卻異常強大的魔力波動。


而且來源似乎是夏洛特的房間。


倒抽一口涼氣,急著下床的柯爾頓時才發現身旁的床位空無一人。


瞳孔驀然一縮,他想起之前兩人的吵架。


他一邊衝出房間往夏洛特的房間奔去,一邊低喃:「不可以.....那莉滋....」


當下,他完全認為夏洛特房裡的魔力是來自於那莉滋的。


導致,當他到達房間時,被裡頭的景象給嚇住了。


房裡僅僅只佇立著一名男孩。


而男孩的手臂上還流著些許的鮮血,手臂上隱隱泛著銀光,似乎是銀光幫他止了血。


而,在男孩的腳邊則躺著一把沾血的匕首,以及滿地令人觸目心驚的鮮血,還有一個女人。


「那莉滋!」柯爾很快就意識到那是自己的妻子。


聞聲,男孩回頭。


在吟吟月光的照映之下,倒映在柯爾眼中的並不是一如往常有著燦爛笑意的藍眸,而是毫無情緒的異色雙瞳。


下一秒,那抹嬌小身影驀然倒地。

 

那莉滋死了。


「死因是心臟被魔力瞬間貫穿。」魔界醫生.塞巴拉微皺起眉說。


塞巴拉和柯爾是朋友,講話一向毫無顧忌,所以他問:「你殺了她?那股魔力異常強大,除了你以外,應該沒人使得出來。」


「不。」柯爾坐在一旁,語氣疲憊的說:「是夏洛特。」


塞巴拉皺眉,擺出了「你別跟我開玩笑」的表情。「怎麼可能?夏洛特沒有魔力是眾所皆知的事情。而且就算他有魔力,也不可能擁有如此龐大的魔力。」


「每個人的魔力,都有各自的特色。」柯爾的聲音低沉、微啞。「我相信你還認得出我的魔力,塞巴拉。」


塞巴拉張了張嘴,卻沒有吐出任何字句。


好吧,他確實知道。


他發現這魔力的波動與柯爾完全不同,但是礙於當時自己太忙,所以也沒有太過注意,只是當那是自己的錯覺。


「但是......」塞巴拉遲疑了一下。「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夏洛特那孩子我也看過,他就算有魔力也不應該是在這年紀......」


「.....是刺激。」柯爾沉默幾秒,艱難的吐出字句。


「什麼?」塞巴拉一臉困惑。


「那莉滋想要殺他。」柯爾苦澀的說。


這是他從夏洛特手臂上的傷、躺在地板上的匕首判斷的,因為那把匕首正是他給那莉滋的。


他還發現床沿邊也有一把匕首,不過刀型較小,所以他猜測這應該是夏洛特的匕首,也就代表當時夏洛特應該有想到要反抗,卻因為「某種原因」而停止了反抗的動作。


「殺他?」塞巴拉的聲音驀然揚高了幾分。「她怎能那麼做!就算夏洛特沒有魔力,他終究是她的孩子......」


「不是的!」柯爾打斷他的話,湛銀色的魔力猛然從他體內衝出,震碎了窗戶的玻璃。


「不是的......夏洛特不是我和那莉滋的孩子.....」柯爾的聲音脆弱得好似一碰就碎。


他頹然的用手捂著臉,沉重的說:「他是我哥和奧利蕾的孩子。」


「什.....」塞巴拉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


「我哥失蹤了,奧利蕾也不見蹤影。」頓了頓,柯爾低聲說:「我根本找不到他們──就連『影』也無能為力。他們就像是徹底消失在這世界上一樣。」


「『影』也找不到?」塞巴拉面露遲疑之色。


「影」就如同影子一般,潛伏在所有人的腳下。他們並不僅僅存在於魔界,就連人間界也有他們的蹤影和人手。


而情報,就是他們所擅長收集的資產。


「.....夏洛特的情況怎麼樣?」似乎不願再多談,柯爾抬眸看著塞巴拉,希望他給他一個滿意的回答。


塞巴拉沉默多時,才一臉沉重的說:「若情況真如你所說.....那夏洛特的眼睛之所以會變色,是因為魔力波動不正常的緣故。」


抿直唇畔,塞巴拉低聲說道:「他現在只是暫時昏迷而已,因為身體一時無法承受如此龐大的魔力。」


「眼睛.....有辦法恢復嗎?」柯爾垂下眼簾,低沉的問道。


「不。」塞巴拉搖頭。「除非他魔力消失,否則眼睛就不會恢復原狀。你應該也很清楚,一旦擁有魔力,魔力就算再少,也絕對不會消失的。」


「還有──」塞巴拉還想說些什麼,可是聲音卻驀然停在舌尖。


他一臉驚愕的看著柯爾的身後。


柯爾皺眉,隱約察覺到對方的不對勁,於是他回首。


映入他眼簾的是一名銀髮的男孩面無表情的坐躺在床上的模樣。


夏洛特的臉上毫無表情,空洞的神情宛若進駐不了任何的情緒。而一顆顆豆大般的透明液體則紛紛從他的異色雙瞳溢出、滾落。


柯爾一愣,直覺性認為對方一定是什麼都聽見了。


他試圖開口叫他:「夏.....」


驀然打斷他未完的字句,夏洛特揚起一個燦爛,卻虛假的笑容。「魔王大人、醫生,我已經好多了,我可以走了嗎?」


禮貌,卻不夾雜著情緒。


不帶任何多餘的贅字,就像厭惡再多說任何一個字一樣的簡潔明白。


沒有抑揚頓挫,沒有絲毫的情緒起伏,有的──只是異常冷漠的笑意。


他的稱呼讓柯爾沉默。


他叫他「魔王大人」,毫不遲疑的將兩人的身分劃清界線。


塞巴拉有些遲疑的瞥了沉默的柯爾一眼,不太確定的說:「呃.....我想你應該是可以走了......」


塞巴拉真的沒有想到對方這麼快就醒來,他原以為對方至少也要躺個三天才能下床才是。


視線轉向柯爾,夏洛特平淡的說:「待會我會把行李收拾好,今晚我就可以走.....」


「你不需要收拾任何的行李。」柯爾的聲音依然冷靜。


「──從現在開始,你正式接手魔王之位,夏洛特。」

 

緩慢的睜開眼,那雙異色雙瞳竟是如此的荒冷漠然。


但很快的,冷漠的情緒逐漸被理智給取代。


夏洛特露出了微笑──令人感到溫暖的微笑。


曾幾何時.....他已經忘了這件事.....以及自己身為魔王的責任?


一旁,殊不知夏洛特已經醒來的三人還在僵持著。


「啊啦!」不知道是第幾次被打退的壹號滿臉不悅的說:「貳號,他像小強一樣打不死啦!」


貳號冷漠的回話:「那你就當拖鞋把他打死!」


葛的臉瞬間黑掉一半。


不過打持久戰確實不是葛的拿手領域,再僵持下去也對他百害而無一利。


他打算現在就結束一切。


葛垂下眼簾,撞擊在一塊的黑刀與長槍居然開始產生共鳴。


「什麼?」壹號呆了呆。想要抽回長槍,可是長槍就像是黏在黑刀上似的無法抽離。


抓住他那一瞬的分心,葛已經閃身至他的身後,黑刀像是不敢再有稍微的遲疑,飛快的落下─


倏地,一隻手唐突的抓住葛的手腕,成功地阻止了他準備落下的刀。


「喂喂,我說啊.....可不可以不要隨便就在別人的房間大打出手啊?到底是哪個傢伙把椅子給我扔出窗外的?」夏洛特翻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壹號心虛的別開視線,那張椅子其實是他為了砸葛而扔的,結果人沒砸到,椅子倒是飛出窗外去了──貳號還很配合的在那一瞬間解開結界讓椅子飛出去。


「夏洛特大人,您沒事了嗎?」貳號皺眉。


「應該吧,因為你幫我止血的關係吧?謝啦!」夏洛特回視他一眼,輕笑道。


鬆開抓著葛的手,他驀然對葛燦爛一笑。「跟你那個他媽的委託人講,要我的命,我沒差──只要他殺得了我的話。」


眸子倏然一瞇,他的笑依舊溫和,卻讓人感到背脊一陣發涼。


「魔王之位,他想都別想!」


葛看著他半晌,毫不遲疑的收起黑刀。「我會轉告他的。」


他知道,跟現在的夏洛特打,根本沒有勝算。


他立刻轉身,走到窗子邊時,十指逐漸縮成拳頭,如海洋般廣大的魔力開始在他拳頭上凝聚──重重的朝窗戶虛空揮下一拳。


某種玻璃支離破碎的聲音驀然響起。


貳號垂眸,他知道那是結界被打碎的聲音。


原本透明化的結界慢慢變成肉眼可見的米白色,逐漸開始崩毀碎裂。


「我們會再見的。」並不急著離開的葛回頭望了夏洛特一眼。「──很快。」


眨眼間,那抹身影已消失了蹤影。


回首,夏洛特正準備對他們開口時,壹號和貳號卻整齊劃一、動作迅速地半跪在他的面前。


「──見過夏洛特大人!」相同的嗓音飛快的疊合在一塊,竟是意外的契合。


「啊,我對你們這種喜歡隨便亂跪的癖好沒興趣,給我站好。」夏洛特揚眉,不輕不重的嗓音裡摻雜著些許的戲謔。「是希爾因下令要你們跟蹤我的吧?所以,就當你們任務達成了,回去魔界吧!」


貳號一呆,壹號困惑的問:「為什麼?」


「因為我不需要任何人保護──縱使是情報和力量並進的『影』部隊也一樣。」夏洛特輕笑。「我是誰?」


「.....魔王大人,現任的魔王之首。」貳號稍微遲疑了下才說。


「可是您的生命受到脅迫......」壹號慌亂的說。


「而你們也差一點為了我丟了性命。」夏洛特平靜的說。「一條命而已,我不會在乎。」


他微笑,笑得異常荒冷漠然。


「但是,魔王之位.....最好不要肖想我會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S. 的頭像
S.S.

寂寞之坊

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
  • 椏椏椏~喔贊贊贊贊贊
  • 謝謝誇獎XDDDD

    S.S. 於 2011/11/19 09: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