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進度:

傳說再現 第十章,意外的來訪者


在那一瞬間,葛的動作卻是突然地停下。


一種極為沉重的壓迫感正緩慢的籠罩整間房間,好似連空氣都有一瞬的凝滯。


出於本能,葛立刻往後退去數大步,幾乎是他剛退開的剎那,一聲巨響便驀然在他原先站的地方爆出。


房間立刻漫起了灰塵和細碎的沙石,視覺上有了片刻的模糊。


但他卻沒有半點鬆懈的心態。


因為,有一種極度危險的氣氛在房間裡蔓延著。


他全身上下都起了警報,在極度叫囂著要他盡快離開這裡。


他繃緊神經,黑刀緊緊地握在手上,只待煙霧退去,他就會立即解決掉他的目標──不管這股壓力是不是對方散發出來的也一樣!


驀然,壓迫感退去,還伴隨著什麼東西落地的聲響。


葛的眉頭微皺,他感覺到又有人進來這間房間了。


──而且還是從他方才打破的窗戶進來的。他默想。


在一陣詭譎的沉默過後,一聲笑嘻嘻的少年嗓音輕快的說:「啊啦,剛剛真是超危險的呢,要是再遲一點,恐怕連這裡都會被夷為平地呢!」


「那並不是你現在要關心的重點。」另一道較為清冷的少年嗓音冷漠的說:「我只是想問你,你這個腦袋只裝豆腐渣傢伙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控制力道大小?你是不知道夏洛特大人已經受重傷了嗎?」


「啊咧?」輕快的少年嗓音頓了下,隨即有些驚慌失措的問:「夏洛特大人應該沒事吧?」


他嘀咕著。「我打得很小力啊......得了,別瞪我嘛!可是,見血的夏洛特大人總是比較.....嗯,比較暴力一點,要是不認真一點,下一個躺平的人可是我喲!」


「那你怎麼不乾脆壯烈犧牲算了呢?」另一個人冷哼道。


就在他們倆交談的同時,塵霧也慢慢的褪去,使得葛終於看得清來者是誰。


兩名身穿暗灰色風衣的少年像是在保護什麼似的佇立在不知何時被打暈的肆萊以及夏洛特身前。


少年的樣貌和嗓音都可以判斷出其實他們大概十四、十五歲而已,而且兩人的外表又極為相似,到了難以分辨的程度──


不過硬要說兩人的不同的話,恐怕就是一個愛笑,一個是撲克臉吧?


深藍色的頭髮近乎墨黑,修剪得長短剛好,如翡翠般的綠瞳有著截然不同的情緒──一邊是愉快,一邊是冷淡。


「你們是誰?」葛細瞇起眼,冷聲開口。


「啊啦,我叫作壹號。」雙生子之一笑嘻嘻的舉手說道。


而站在他身旁,雙手環抱著肩,一臉冷淡的另名少年正細細的打量著葛,冷冰冰的開口:「我是貳號。我們是夏洛特大人的『影』。」


「『影』?」葛皺著眉。


「簡單來說,就是以不讓夏洛特大人察覺的方式跟在他身後,默默保護他啦!除非危及性命,否則我們不會輕易現身。」壹號傻笑道。


「.....若夏洛特大人是光,我們就是影。」貳號清冷的聲音幽幽響起。「沒有光,影便不存在。」


「所以,你們決定與我為敵?」聲音依舊平淡得毫無起伏。


壹號輕笑。「這早就已經是既定的事情了不是嗎?」


「.....可惜的是,我們為敵的時間恐怕得延到下一次了。」他頓了頓,垂下了眸。「方才那聲巨響,會吸引更多人上樓,我早已喪失了殺掉他的機會了。」


「但你,是不可能離開這個地方的。」貳號冷漠的說。「你知道為什麼會有剛才那巨響嗎?」


葛不語,眸子定定的看著不茍言笑的貳號。


「那是因為夏洛特大人召喚了冰柱,若非你早一步退開,你早就成了人肉串燒了。」他冷哼。


「不可能。」他幾乎是不到一秒就反駁貳號的話。「我會幫助那五頭龍,就是藉由牠們的攻擊耗損他的體力和魔力,而剛才的戰鬥他根本是力不從心,事實證明,他的體力和魔力根本還沒有恢復。」


瞇細眼眸,葛直勾勾的看著貳號。「他不可能施展冰術的,何況現場根本沒有他攻擊的痕跡。」


「啊啦,那是因為貳號早一步設下了結界啊!」壹號插話說。「不然夏洛特大人的夥伴早就聞聲趕來哩!而那個冰柱也還會插在地板上喲!」


「然後,回答你第一個問題。」瞇細眸子,貳號冷硬的說:「你沒聽壹號剛才所說的話嗎?『見血的夏洛特大人總是比較暴力一點』.....因為自己的鮮血,就是夏洛特大人的禁忌。」


「禁忌?」葛喃喃重複著。


他相信壹號和貳號的話,縱使他們是敵人,但他們所說的話卻是十分的有道理。


「嗯哼.....所以我才說很危險啦!要是我們再慢一點,你就會完蛋了喲!」壹號笑嘻嘻的說。「結界和障壁一旦召喚出來,就等於脫離了施術者的掌控,只剩下一道微小的聯繫.....這是為了撤掉結界才存在的聯繫。」


雖然不太明白依號突然扯起結界的事,不過葛仍舊在聽。


「而夏洛特大人剛才召喚的冰柱正好打在貳號及時設起的結界上,一般來說,對施術者而言應該是不痛不癢的嘛!」壹號的笑容閃過一瞬的認真。「但夏洛特大人的力量卻透過那微小的聯繫反彈到貳號身上,害得貳號差點吐血呢!」


葛怔住。


他很明白壹號的意思,換句話說......夏洛特的力量甚至可以藉著那微乎其微的聯繫反彈到貳號的身上。


那究竟是多麼強大的力量?如果正面被擊中的話......


葛沉默著。


「好啦,別談那麼多了!」壹號輕笑一聲,從自己的背後虛空一抓。


驀然,一把幾近透明的長槍像是憑空被拿出來似的從他背後慢慢被抽出。


「......你對武器使用消影?」葛揚起眉梢。


「啊啦,其實這是貳號的傑作哪!」壹號一副很得意的模樣說道。「我只擅長打架,而貳號擅長醫療和魔法。」


「.....壹號,我只給你三分鐘。」貳號平平淡淡的開口。「驅逐他,或者殺掉。」


葛的黑眸迅速一瞇。


「啊啦,我知道了!」將長槍一橫,壹號擺出了戰鬥的姿態。


「......你有沒有想過,你的夥伴或許是你的累贅?」葛淡淡的說。


驀然,幾個閃身之際,他已經出現在貳號的身後,出鞘的黑刀飛快的往對方背部劃下燦爛的弧度。


「......他不會那麼想。」貳號冷漠的說。


「──因為你根本殺不了我。」


一道白影閃過葛的眼角,他看見自己的黑刀被毫無殺傷力卻又意外堅韌的白線給纏住,動彈不得。


而操控著白線的人,正是貳號。


「我確實傷不了你。」貳號冷淡的說。


他的指間不知何時出現白線,並且緊緊地纏著黑刀,而銳利的黑刀居然無法斬斷那細弱的白線!


「──不過這並不代表我什麼都做不到。」貳號的聲音驀然沉下一分。「線之式之五──蓮縛。」


更多的白線從他手中射出,飛快的往對方飛去,猶如擁有生命的活物。


葛垂下了眸,黑刀以微小的弧度轉了幾公分──


「破刃。」他如此低語。


剎那,他的黑刀發出了低鳴聲。


一怔,貳號立刻停下攻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收回白線,快速地往後退去數大步。


黑刀驀然爆出了刺耳的尖銳聲響,宛若數十把刀劍互相撞擊在一塊似的。


貳號才剛退開數步遠,黑刀便以些微的距離削過他的鼻尖,劃出了一道由魔力凝聚而成的斬擊。


斬擊沒有命中目標,狠狠的砸在牆壁上。


包覆整個房間的結界開始震動,最後歸為平靜。


貳號喘了幾口氣,他發現自己的腹腔不知何時被劃破了血肉,艷紅的鮮血立刻爭先恐後的湧出。


這道傷口面積太大,也太深了,光靠他的魔力是不可能完全治好的。


深吸一口氣,他將魔力凝結在傷口處,好暫時停止大量出血的問題。


不等貳號開口,壹號像是早知道夥伴會說些什麼似的,立刻遞補上前。


長槍俐落一掃,立刻與黑刀撞在一塊,發出了刺耳的鏗鏘聲。


貳號的呼吸有些急促,不擅攻擊的他從來不曾上過前線,不過這次顯然是個例外。「壹號,認真點,他的武器是『幻武』。」


幾乎是他話語落下的同時,葛的黑刀便揮了過來。


壹號抬槍反擊,冰色的長槍立刻與墨黑的長刀狠狠撞在一塊,發出了響亮的聲響。


壹號揚了揚眉,打趣的說:「啊啦.....真糟糕咧,對手是有意識的武器嗎?」


葛冷著一張臉,揮舞著手上的黑刀朝壹號劈去,刀法俐落簡單,也異常快速。


「唔.....」歪首閃過黑刀,壹號飛快的將長槍一轉,往對方的空隙攻擊。


目光一凜,葛立刻將黑刀反手持住,立刻擋下試圖攻擊他腹側的長槍。


「真是的.....這樣根本沒完沒了嘛!」壹號咕嚷著。持著長槍快速後退數步,拉開兩人的距離。


葛定定的看著他,眸底罕見的掀起了些許的波瀾。「我想,或許很快就會結束了。」


抬眸,葛將黑刀懸空,然後鬆開了手──


「破刃,現形。」他低語。


黑色的光芒瞬間炸開,爆風旋起,房裡宛若有一個小型的黑色颱風。


「嗯.....這登場畫面真是戲劇性。哪哪,貳號考慮買把幻武用用嗎?」壹號揚了揚眉,笑道。


「我考慮換人當我的搭檔。」貳號冷漠回答。


「啊啊,太過分了──」壹號的尾音尚未落下,一抹黑影已經從逐漸散去的黑光走出。


他有著漆黑的皮膚,一頭半長的黑髮綁成了馬尾垂在腦後,如水晶般深邃的紫瞳──


他的名字,叫作破刃。


「哇嗚!」壹號驚嘆的叫嚷,上下打量著這個帶著邪笑的男人。「這皮膚顏色大概跟黑暗妖精差不了多少呢.....可惜他沒有尖耳朵就是了。」


瞬間,在他身後,有數十條白線飛出,然後逐漸匯聚形成一個棍子狀,然後從壹號頭頂驀然砸下──


「嗷嗚!」壹號發出類似小狗般的悲鳴聲。


而貳號則是輕動指節,將白線毫不糾結的再度分散開,收了回來。他冷聲漠然道:「解決他,不然我會當你從沒出生過。」


壹號撇撇嘴角,提起長槍朝男人奔去。


男人微笑,將邪氣的眸子一瞇,手中立刻憑空出現一把黑刀,擋住刺過來的冰色長槍。


將長槍壓下,破刃邪氣的目光一閃,黑刀已經閃過長槍,往他的腹側刺去。


壹號愣了愣,下意識想要抬槍擋刀。但他發現,對方攻擊的角度實在難以防守,根本無法......!


刷的一聲,銳利的黑刀劃破了他的風衣,硬生生將殘破的衣料扯下。


揚眉,男人甩掉刀上的布料,荒冷一笑。


「唔嗯......」看著腹側裸露出來的皮膚逐漸出現一道血口子,壹號皺起了眉頭。


「啊啦.....糟糕──」他的尾音未落,葛已經閃身至他的身後,而他的手中正握著一把銀亮的匕首。


「壹號,後面!」貳號叫喊道。


驀然回首,倒映在壹號瞳中的,是一把閃著冷冽銀光的匕首──


鏗的一聲,匕首撞上的不是血肉,反而像是某種金屬.....


定睛一看,葛赫然發現貳號已經挺身擋在壹號面前,而白線則是由如一張蜘蛛網般的張開,然後擋住了匕首的落下。


「.....所以我討厭你。」貳號清冷的聲音漠然響起。


扯動著指節上的白線,匕首立刻被扯出葛的掌心,飛向貳號的手中。


貳號奪下了對方的匕首,臉上的表情猶如寒風掃落葉似的荒冷。「因為你跟壹號像透了──都一樣白目!」


破刃噗嗤一聲,憋笑得肩膀直打顫。


葛的臉驀然沉下,顯然不太滿意自己居然跟一個成天傻笑的少年分類在一塊。


而壹號的表情則是震驚無比。「什、什麼?一樣?換句話說,貳號你很討厭我嗎?」


「討厭死你了.....你根本就是我的天敵。」貳號低聲呢喃,聲音驀然沉下一分。


「──線之式之一,落花。」


白線從他指間彈出,撲向葛。兩人如此短的距離,使得葛根本反應不及。


眼前的白線猶如有意識的生物般立刻張開,然後纏上他的手和腳,眨眼之間,他的手腳已經不能動彈。


貳號的眸子一凜。「──!」


白線驀然縮緊,被纏住的手腳本來就無法掙脫,再加上這白線並不如一般絲線的脆弱.....衣服像是豆腐般被劃破,往裡頭的血肉割去。


「阿葛,你剛剛分心了。」一道幾近媚惑的嗓音輕笑著說。


白線立刻被黑刀攔腰截斷,散落成一地無用的絲線。


提著刀的破刃揚眉一笑,而站在他身後的葛則是面無表情的抹掉血漬,活動著手腕和手指。


「破刃,時間快到了嗎?」葛有些唐突的丟出問句。


「啊,剩一分鐘呢。」破刃笑瞇了眼,不以為意的說。


輕嘆,葛輕緩的說:「回來吧,破刃。」


回首,破刃的身體逐漸化成光粒浮上半空,而他正面對著葛露出了微笑──宛若冬日的暖陽般,異常的溫和燦爛。


破刃的身體化為光粒後,逐漸形成一把刀的模樣,然後落地。


「啊咧?」壹號對眼前的情況有些不能反應。他呆呆的看著葛走上前,拾起黑刀。


「......破刃的情形特殊,他化為人形只能維持十五分鐘。」看得出他的疑惑,葛淡聲說道。


「......你這代表我們又要重來一次嗎?」壹號流下冷汗。


罕見地,葛露出了弧度雖小,卻明顯的微笑。


「我想,應該沒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S. 的頭像
S.S.

寂寞之坊

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大拇指外露
  • 頭香必定是我的(因為有香菇)
  • 怎麼香菇回潮了?(驚恐)

    S.S. 於 2011/11/13 08:27 回覆

  • 夜雪
  • 好好看喔~
    我很喜歡這類型的文章>€<
    加油
  • 謝謝支持=///=

    S.S. 於 2011/11/13 08:28 回覆

  • 光之翱翔
  • 好變態的能力阿....(((香菇沒了= =
  • 什麼跟什麼啊....囧


    搶香菇大會?

    S.S. 於 2011/11/13 08:30 回覆

  • smile♥
  • 阿哩~~~~

    還是一樣棒哩~~~~~
  • 謝謝~~~~我會繼續加油的!(握拳)

    S.S. 於 2011/11/13 08:28 回覆

  • 呆嵐
  • 總覺得有點像織女裡面的招式.............
  • 抱歉,重新回覆一下妳的話。


    我發現其實我有買織女的書.....(差點忘光)所以招式名稱會這麼像可能是我打的時候都不經大腦的關係。


    抱歉抱歉!不小心重疊到了!可是現在要改好像也有點慢.....囧


    總之,我沒有要盜取醉琉璃大的點子就是了!(因為我好喜歡他的書=///=)

    S.S. 於 2011/11/18 19:38 回覆

  • 大拇指外露
  • 沒有給我菇菇拉
  • 你要菇菇?(驚)


    等等,讓我找找庫存(去翻)


    嗯.....目前僅存減肥菇,你確定要吃?(遲疑)吃下去大概會拉肚子一個月左右吧.....這只是估計的數字

    S.S. 於 2011/11/18 19:31 回覆

  • 小鳶
  • 啊勒? 鳶我啊~覺得杏鮑菇滿好吃的~((你滾啦!
  • 慢著,我們現在是在討論哪種香菇好吃嗎?(驚)


    不過杏鮑菇吃了不會拉肚子,跟我的菇菇層級差太多了!(講得好像很驕傲是怎樣?)

    S.S. 於 2011/11/18 19: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