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進度:

傳說再現 第九章,突擊魔王殿下!


夏洛特呈大字型的橫躺在床上,心裡沒來由的感到一陣鬱悶。


以及無法言喻的空虛。


而一旁的肆萊則是手腳並用地爬上床,那雙如紅寶石般漂亮的眼睛正盯著夏洛特的側臉。


「大人,」肆萊傻呼呼的笑著。「我可不可以叫你爸爸,不叫大人啊?」


夏洛特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


「那個啊.....因為肆萊的爸爸媽媽都不知道跑去哪裡了.....第一次看到大人覺得你好兇好兇,而且啊.....希爾因大人叫我一定要尊敬您,所以我才會叫您大人......」


肆萊臉紅的說:「可是.....我、我想要叫爸爸......」


夏洛特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在無意中扼殺掉自己良心了。


「我......」他遲疑了一下。


反正看在別人眼裡,自己除了沒有胸部以外(他還是男的!),基本上看起來還是像女人(?),所以就算肆萊叫爸爸,應該也不會洩漏自己的真正性別才是。


......應該吧?


「好不好?」肆萊眨著那雙紅瞳,一臉渴望的看著他。


「好.......」夏洛特悲了一下後答應。


這年頭真是太不景氣了,一頭幼龍居然可以贏過魔族之首。


肆萊歡呼。「太棒了,以後爸爸就是肆萊的爸爸了!」


什麼?


他驚。慢著,他還沒有打算入龍族戶籍啊!去,龍族哪來的戶籍!


正當夏洛特開始胡思亂想起來時,玻璃破碎的聲音驀然入了耳裡。


瞳子瞬間一縮。


「誰?」他立刻望向窗戶──也就是聲音的來源處──而那裡,正蹲著一名黑髮的男性。


簡直,就像是死神一樣的漆黑。


不管是頭髮、眼睛,亦或者是那身裝扮,全身漆黑得猶如夜晚在走路似的,在這明亮的房間中顯得特別顯眼。


「你哪位?」夏洛特皺眉,不太滿意對方是砸破玻璃進來的。


「我沒有名字。」男子清冷的嗓音略微低沉,卻意外的媚惑。「或許,你可以叫我『葛』──」


「──夏洛特,又或者.....應該叫你魔王大人?」

 

空氣就在這一剎那間凝結了。


夏洛特嘴角邊的戲謔和笑意全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敵意。


「你是誰?魔族人?」他問。


「我叫作葛,是被派遣來殺掉你的。」男子的聲音依舊平平淡淡,好似根本不把那敵意放在眼裡。


「殺掉我?」夏洛特冷笑。「誰派你來的?」


「無可奉告。」男人淡聲回答。「這是基於,我是殺手的一個基本原則。」


頓了頓,男人又說:「但,我可以透露的也不少。」


「我的雇主是魔族人,為了殺掉你而派遣我來,想殺掉你的原因很簡單,他要的是魔王之位。」


不等夏洛特說話,男人自顧自地說下去。「殺掉你後,他會除掉那礙事的管家,用最快的速度掌控整個魔界,並且下令放龍屠殺整個人間界。」


夏洛特的眸子倏然一瞇。「哪個白痴?屠殺整個人間界?他是瘋了還是嗑藥了?」


「我說了,無可奉告。」男人語氣平淡的說。「這就是我所知道的一切。」


「──然後,就請你被我殺掉吧。」

 

就一名殺手而言,這男人的語氣實在太過禮貌,而且太過毫無反應了一點......


總而言之那並不是重點。


夏洛特的瞳孔瞬間放大,因為一把如夜般的黑刀瞬間朝他的腹腔刺來。


在手無寸鐵的情況下,夏洛特只好咬牙閃過,但衣物卻被劃破了一角。


「噢,真危險。」他笑笑的說──縱使眸底壓根兒沒有笑意。


事實上,夏洛特也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他現在的處境確實有點危險。


一來是他沒有武器,而且眼前這男人應該也不會讓他開口呼叫辛雅和辛亞。


二來,是他在昨天才剛耗完了大部分的魔力,雖然經過修養已經恢復不少,但並不等於全部恢復了。


這男人的身手並不差,甚至高了利奧一層樓,根本不是三腳貓把戲可以相比的。


打贏的機率,近乎於零。


而名為葛的男人似乎看穿了夏洛特的想法,淡聲說道。「我並不是湊巧來到這裡的。」


「什麼?」夏洛特一時反應不過來,不太明白對方的意思。


「你沒有想過嗎?就算龍族的力量再怎麼強大,就算牠們的數量是五,在那麼短暫的時間內,爆光彈根本無法聚集到那麼大不是嗎?」


夏洛特一怔。


他當時太過著急想要揍塞提爾了,卻壓根兒忘了這個疑點。


爆光彈可是極度凝縮魔力的一種魔法,除了龍族使得出來以外,其他人全數免談。


而靠五頭龍的魔力,就算再怎麼努力壓縮,要造成昨日如此龐大的爆光彈,至少也需要一個鐘頭......


「你做了什麼?」他的眸子充斥著危險。


「幫他們一把,我使用了『聚法』。」淡聲回答,葛一點也不受夏洛特影響。


聚法,一種魔族人特有的魔法,可以將周遭的魔力加以利用、凝縮,然後釋放。


「所以你果然是魔族人了?」夏洛特冷嗤一聲。「聚法用法力是聚集不起來的,只有魔力才可能辦得到。」


「魔法」,本來就是人類從魔族那裡學到的,他們靠著後天的努力,成功的研究出「法力」其實也可以驅動魔法,只不過其威力卻無法與「魔力」相比。


而「魔力」則是「魔法」原先的驅動來源,「魔力」只可能是魔族或龍族擁有,人類的身體不可能承受如此龐大的能量。所以,在「魔法」的領域上,一直都是魔族或龍族領了上風。


其中,又以魔力最高的夏洛特為首。


「我是魔族人沒錯。」葛緩聲道。「但,那和我暗殺你的事情無關。」


眨眼之間,對方已經欺身上前,手上的黑刀異常的暗沉,緊接著,那把刀揚起,朝夏洛特揮落。


夏洛特連忙驅動魔力製造結界擋住黑刀。


豈料,在他停頓的一瞬間,葛立刻換了目標,黑刀往一臉驚懼地看著兩人的肆萊揮去。


「靠,別亂來!」見狀,夏洛特立刻撤掉結界,用更快的速度朝肆萊撲去。


剎那,鮮血噴出。


上半身護著肆萊的夏洛特意識有些恍然,他只知道背部一陣陣抽痛,然後是更多的血液從他身上流出。


看到血液的雙瞳微微收縮。


意識開始逐漸沉下──


「我就說嘛,那孩子根本就是朽木不可雕也,人族和魔族的混血本來就不會有什麼成就的....」一道略尖的女性嗓音刻薄的說。


「小聲點,那莉滋!」低沉的男人嗓音喝斥道。「夏洛特還小,他不會知道自己是混血的,這件事我也不打算讓他知道,明白嗎?」


「柯爾,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等那孩子長大之後,他一定會發現自己的長相奇特,以及根本沒有魔力這件事的。」女人冷哼。


「這件事不關妳的事。」男人冷冷的說。


「何況,那明明就是你哥與那女性人類誕生的孽種,為什麼是由你來擔?」


「閉嘴!」男人的聲音赫然揚高。「聽著,我哥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那莉滋,妳膽敢再說一句孽種不孽種的,別怪我真的把妳滅掉。」


男人的聲音異常冷漠。


「──我可是現任魔王,那莉滋,我相信妳還知道我的身分及地位的。」


而在門外偷聽的夏洛特決定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默默的回到自己的床上繼續裝睡。


他原本只是想喝杯水的。


但是,今晚發生的事情對他而言太過震撼了。


他原本以為他一直叫的「爸爸媽媽」,其實和他根本沒有關係,而且,他還是個人類及魔族的混血。


沒有魔力......他默想著。


直到,那一天的來臨──


意識逐漸剝離,夏洛特的思想也漸漸的快要消失了。


對......那一天也像今天一樣......他看到了自己的血......然後......


「爸爸?」肆萊有些困惑地拉拉夏洛特的衣角,看著溢滿在自己身上的血液,以及越來越沉重的身軀,他不禁感到有些遲疑。


而葛則是平淡地看著一大一小,慢慢的揚起自己的黑刀,話語落下:「那麼,一切都結束了。」


黑刀落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S. 的頭像
S.S.

寂寞之坊

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mile♥
  • ㄚㄚㄚㄚㄚ!!!!!!
    他沒魔力????
  • 這就述說了魔王大人都是大笨蛋~~~~


    可能寫出這種東西的人更笨吧.....


    咳咳,因為夏洛特在上一章太生氣了(?)所以不小心無限制的釋放魔力(當然不是全部),所以大部分的魔力都快速凝聚,然後被釋放出來(感覺像在講化學....)


    就像是突然跑了好幾次一百公尺短跑一樣OAO(很怪的比喻)

    S.S. 於 2011/10/17 11:44 回覆

  • 光之翱翔
  • 總之就是能量釋放過多?
  • 嗯,總而言之就是如此=口=


    嘿!我解釋這麼久居然被你一句話解釋完畢!OTZ(悲)

    S.S. 於 2011/10/19 12:38 回覆

  • 小鳶
  • 我...我好久沒來了((掩面

    你還是一樣文一打就是一大串呢~((望著上面,對自己的金色審判者自悲...

    那麼久沒來,你會不會忘記我了?!

    我是那個鳶姐 啊,不對 是鳶哥啊 ! ((開始懷疑自己性別 被誤認太多次
  • 噗,沒關係啦!我又不是說你一天不簽到就會斃了你或切了下半身.....咳咳,我剛剛沒說話哦!(心虛)


    我當然沒忘記啦,鳶大哥XDDD畢竟我也是曾經誤會你性別之一的人啊=口=


    抱歉,我真的只是看你大頭貼就判定的說......畢竟暱稱是男女皆可取,嘿嘿.....(乾笑)


    我不太能常上,所以這個時間點回覆你的留言.....咳咳,總之我要去睡囉,晚安XD

    S.S. 於 2011/11/05 08: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