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進度:

空之契約者 喪失,你是誰?


天空很蔚藍,風夾雜著人潮的吵鬧聲,位於南大陸的某座小小旅館中,居住著非人的四獸、混血的兩人、光明祭司前身的普通人類,以及也不算太普通的某國公主及異樣種族的子裔。


話說,這旅館居住的恐怖人種也太多了一點?


砰咚咚的幾聲,兩道男性嗓音像是在旅館大吵著,從旅館裡頭滾出了旅館大門的殘骸,顯然是被打壞的。


路過的路人還來不及感嘆這門到底是怎麼拆下來的,第二扇房間門也不知何時被拆下來並且丟了出來。


差點閃避不及撞上的路人甲連忙蹲下,險些被波及的快速逃逸。


「古羅尼特,你在開什麼玩笑!」一道邪氣卻又萬分憤怒的男性嗓音怒罵著。


「開玩笑?我從不做那麼無聊的事。」另一道沉靜甚至有點過度冷漠的男性嗓音嗤了一聲,話語中帶著滿滿的鄙視和不屑。


「到底是誰說你可以喝我的牛奶的!」他怒罵。


「誰說不行的?」另一個人毫不猶豫的反頂回去,直接無視了對方的憤怒和不悅。


喂喂!居然是為了.....為了牛奶吵架?這麼低智商.....不對,這麼幼稚的吵架居然拆了兩扇門?


經過旅館前的路人無非冒出了以上的念頭。


「那是我的!」他爆吼,重申一次。「而且那是塞菲洛絲買的,都已經貼上我的名字了,你為什麼還喝!」


「然後呢?狼喝牛奶這點本身就不對,不管你現在是不是人類,那牛奶都不應該給你喝。」嗓音仍舊平淡,沒有絲毫的憤怒或激動。


「難道龍就應該喝牛奶嗎?」


「為什麼不應該?」他再度嗤了一聲,二度表示不屑。


而在旅館之內......


理智快要斷線的亞德利斯狠瞪著怡然自得坐在椅子的古羅尼特,正準備衝上前抓住對方領子時,一道一貫沉靜的嗓音慢慢的說:「亞德,你太大聲了。」


怔住,他回頭,看見一名黑髮碧眼的高挑女子皺起了眉。「主人他們會被吵醒。」


抿直了唇,亞德利斯滿臉的不悅說:「這件事一定要追究到底!」


「什麼事?」莉絲梅德打了個哈欠,從二樓走下來,一臉睏意的問:「你們吵得好大聲喔.....害我開門的時候差點把門把扭下來呢。」


旅館老闆不禁心驚了一下。


究竟怎麼做才會差一點把門把「扭」下來?


「古羅尼特,你喝了他的牛奶?」看著亞德利斯快要充紅的眼睛,塞菲洛絲將視線投向一直很冷靜的古羅尼特身上。塞菲洛絲一向了解亞德利斯,縱使他什麼也沒說出口她也照樣知道。


「是又怎麼樣?」古羅尼特淡聲說。話語無疑是肯定了塞菲洛絲的話。


「哎呀,你又不是不知道搶亞德利斯的食物很危險,上次伸手到他的盤裡我還被咬了一下.....好吧,這不是重點。」莉絲梅德乾咳了一下,笑哈哈的帶過。


「哪裡危險?」他冷哼一聲。「不就一匹狼,原形還沒妳大,怕什麼?」


他的話語刺激到了亞德利斯。


「我跟你沒完沒了!」亞德利斯狠瞪著他,怒吼道。


「等一下,亞德!」塞菲洛絲一驚,看著亞德利斯忽地撲上了古羅尼特,不禁大駭。


糟糕,他們兩人打起架來規模不小.....萬一拆了這座旅館一定會被主人給宰掉!


壓根兒不覺得自己這番想法有問題的塞菲洛絲衝上前,欲拉住亞德利斯。


「別阻止他,塞菲洛絲。」古羅尼特冷笑一聲,立刻側身閃過亞德利斯的飛撲,然後說:「好久沒跟他打一架了,看他身子骨肯定都軟了,不如這次來練練。」


練什麼?塞菲洛絲沒時間追究這種問題,她皺緊眉頭,說道:「這座旅館不像木屋那樣有加設結界,會壞......古羅尼特!」她大驚。


話未講完,只見古羅尼特張開嘴,一顆巨大的火球立刻從嘴裡吐出,往亞德利斯飛去。


亞德利斯壓根兒沒將火球放在心上,幾個閃身,速度比古羅尼特高上一層樓的他立刻出現在古羅尼特的身後。「該死!」他朝古羅尼特的腹側揮上一拳。


「你該死嗎?」古羅尼特立刻張開結界防護,讓那一拳硬生生砸在結界上,渾然不知那顆火球已經.......


砰的一聲巨響,可以感覺到整間旅館都在搖動著,已經躲到桌子底下的旅館老闆不禁在心底哀嚎他的錢。


被火球轟出一個大洞的牆壁顯然有些搖搖欲墜,甚至連外頭的路人都可以從那個大洞窺探裡頭的情況。


有一道細微的腳步聲十分緩慢卻輕巧的從樓梯間傳來。


但正在打鬥的兩人卻渾然不知。只見亞德利斯扛起沙發,朝古羅尼特扔去,古羅尼特則是揮手用電擊將沙發化成一片焦炭。


站在樓梯邊的莉絲梅德最先發現走下樓梯的人,正準備歡天喜地的打招呼時,卻被她臉上的表情給震懾住。


哇哇......這下糟糕囉!


莉絲梅德看著那人臉上的神情,不禁有些興災樂禍的想著。


「你們兩個快住手......」塞菲洛絲有點手足無措的看著一個沙發過去,一個椅子飛去,不禁有點頭疼。


忽地,她聽見一個頓聲,顯然是有人在她身後停下。


由於方才注意力都放在眼前兩人的打鬥上,使得塞菲洛絲沒有特別注意身後有無人類,不禁困惑回頭──


她赫然一怔,臉上出現的不是驚喜,而是「完蛋了」的表情。


「哎呀,你們玩得很開心嘛,怎麼不乾脆化成原形打架呢?把旅館拆了也好啊,省得你們一直費力丟東西呢!」


一道溫和甚至稱得上嬌媚的女聲輕笑道。明明是不大的音量,卻直接撞入了正在打鬥的兩人耳裡。


古羅尼特身子一僵,原先要張開結界的手赫然一頓,背部不斷地沁出了冷汗,他甚至不敢回頭去看究竟是誰來了。


而正好面對著塞菲洛絲的亞德利斯則是一愣,手中正準備扔出去的花瓶早已脫出了手,來不及攔截.......


花瓶呈拋物線被扔了出去,直接打中了站在塞菲洛絲前面的希爾維雅。


塞菲洛絲一驚,趕緊扶住被打暈的希爾維雅。


於是,打鬥就在希爾維雅陷入昏厥時結束。




雖然一樓被打得半殘不廢的狼狽模樣,不過二樓多半還是完好如初的──


砰的一聲,莉絲梅德沉著一張臉,緊握的手赫然揮向了無辜的牆壁,硬是將牆壁打出了一個洞。


碎屑慢慢的從她的指縫間往下掉。


──好吧,如果忽略莉絲梅德打出的那個洞的話,基本上二樓是完好如初的沒錯。


被吵醒的聖洛斯等人正待在房間用毛巾照顧昏厥的希爾維雅,而四獸則是待在外面開起反省會。


古羅尼特不得不說,就他認知以來,莉絲梅德這輩子只生氣過兩次──看來變成第三次了──尤其她生起氣來,又是那種不是輕易可以平復的,讓人懊惱的是,平復的角色通常都是古羅尼特去扮演。


可惜的是,這次惹火她的人是他,要是平復她的角色也由他來......這會鬧出人命的!


「你們.......」慢慢地抬起頭,莉絲梅德的瞳子瞬間褪成了艷紅,看得亞德利斯兩人很是觸目心驚。「真的那麼想死嗎?」


「冷靜一點,莉絲梅德,妳把牆壁打凹一個洞了。」塞菲洛絲皺皺眉說道。相對於莉絲梅德的激動,塞菲洛絲顯然是太過冷靜了一點。


「......要是他們不想跟這面牆壁一樣被打凹的話,最好祈禱主人沒事。」她吸了幾口氣,語調緩慢的說。


「主人不會高興妳打出這麼一個洞的。」皺皺眉,塞菲洛絲仍舊語氣平淡的說。「主人不小心被砸到.....我檢查過了,沒有明顯傷口,血也止住了,經由她的夥伴進行包紮,會沒事的。」


「可是......」抿直唇畔,顯然沒有那個意願放過正跪在眼前的兩名男子的莉絲梅德有點想抱怨。


「亞德、古羅尼特,你們先下去收拾,記得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塞菲洛絲推推莉絲梅德,示意她不要再追究下去,順便回頭對他們警告道:「記得,不要打架。若是再一次動手,換我收拾你們兩個。」


有如此的威脅,亞德利斯雖然不太想和古羅尼特待在同一個空間,也只好作罷,悻悻然的跟在古羅尼特身後下了樓。


「塞菲洛絲,妳確定他們待在一起不會.....打架?」莉絲梅德的瞳子逐漸褪去陰紅,取而代之的海水般的蒼藍。她一臉狐疑的說:「我覺得十之八九會打起來。」


「不會的,亞德會收斂的。」塞菲洛絲淡聲說:「不過現在該擔心的應該是主人......」


驀然,聖洛斯的驚愕聲從房裡爆出:「等、等一下,妳剛剛說什麼?」


莉絲梅德一驚,隨即是欣喜的表情浮上臉蛋,心想一定是主人醒了,便拉著皺著眉頭的塞菲洛絲走進了房裡。


而塞菲洛絲則是滿臉疑惑......那人類剛剛說的話的意思是.....


還來不及細想,塞菲洛絲和莉絲梅德已經進了房,莉絲梅德眼睛一亮,倏然撲到床邊,興致沖沖的看著坐躺在床上的希爾維雅。


「主人、主人,妳沒事了對吧?」她一臉興致勃勃的問,臉上欣喜的笑容令人為之動容。


豈料,希爾維雅卻有些困惑的眨了眨藍眸,然後呐呐的問:「請問......妳是誰?我認識妳嗎
?」




蒼空等一行人坐在已經修復好的旅館大廳,旅館老闆戰戰兢兢的送上早餐和咖啡,便飛快的退下,以免自己被波及到那恐怖的低氣壓。


希爾維雅看著桌上的麵包,很不猶豫的就直接拿起來吃,並且眨著那雙水色瞳子,看著並排坐在她眼前的一群人。


「那個,所以說.....你們是誰?」希爾維雅輕聲低語道,像是害怕被波及那可怕的低氣壓。


「......」眾人一片沉默。


「呃.....那個,請問......」希爾維雅有點猶豫的放下麵包,皺皺眉頭,然後再度出聲。


「妳真的不記得了?」沉默半晌後,蒼空半瞇著眼,緩緩的開口。


「呃.....對。」希爾維雅抱歉的笑了笑,然後說。「醒來之後,我只記得頭有點痛....然後就.....可是.....我真的不認識你們。」


塞菲洛絲斜了窩在角落的兩名男人一眼。


「現在該怎麼辦?」聖洛斯一臉無奈的問。真是夠了,他就知道天氣好成這樣一定有鬼,早知道他就應該窩在棉被裡一覺睡到死算了!


「或許再一次重擊就行了?」緋妮絲提出意見。


「力道沒控制好會死人的......」茲塔有些怯懦的說。


「乾脆來個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聖洛斯也跟著提供點子,不過話未講完就被蒼空冷眼掃了一眼,只好將話語全數吞回肚內。


「塞菲洛絲,那個治不好嗎?」莉絲梅德苦著一張臉問。她可沒忘記方才的衝擊是有多麼的傷人哪!


「記憶方面的,用治癒術不可能治好,因為那樣太過深入腦部,容易造成記憶短缺,可能會更嚴重。」塞菲洛絲搖頭。


「所以說用最原始的方式治療?」聖洛斯賊笑,再度開口:「就像緋妮絲說的,也許重擊個第二次就能恢復記憶啦!」


「生命危險誰保證?」蒼空冷睨一眼。


「咳.....我們重新討論一次好了。」聖洛斯乾笑幾聲。


「也許......」一直保持沉默的梅驀然開口,有些遲疑的說:「我們可以重新自我介紹一遍,讓姊姊想起以前的事情?」


眾人雙雙互望,最後就這樣拍桌定案了。



首先,聖洛斯先說:「我叫作聖洛斯.加卡洛特,精靈和人類的混血,呃.....慣用術法,沒有特別使用的武器,唔.....應該就這樣吧!」


希爾維雅提問:「手上的戒指是婚戒嗎?」


「靠!當然不是!」聖洛斯連忙反駁。「那只是個魔力容器.....喂喂,誰說你們四隻可以出來的!」


看著四抹不同色的嬌小身影從戒指裡飄出,希爾維雅僅是微怔,隨即綻放一抹笑靨說:「你們好。」


「聽說妳失去記憶了?」小烈風溫和的微笑,說。


「真是的,難得可以出來玩一下,沒想到居然發生這麼嚴重的事情。」小艷火雙手插著腰,鼓起了腮幫子。


「需要我們幫忙嗎?」小奧冰淡聲詢問。


「也許劈一道閃電就沒事了。」小剎雷在手指間開始畜集電流,一臉冷淡的說。


「不!你快住手!劈下去絕對不會沒事的!」聖洛斯連忙阻止。


再來,梅說:「我叫作梅,妳的妹妹,唔.....寒月一族的人,跟姊姊沒有血緣關係,最近學會使用小刀和匕首喔!」


希爾維雅再度提問:「梅的頭髮怎麼會是白的?」


「唔,自然現象吧。」梅很不負責任的一個攤手,笑說。


接著,茲塔說:「我、我叫作茲塔.....有、有另一個人格叫作薩、薩塔,薩、薩塔和我多虧妳的照顧了,所、所以妳一定、定要好起來!」


聖洛斯不耐煩的斜了茲塔一眼:「拜託你話講好好不好?一直抖抖抖是怎樣?」


茲塔淚奔了:「對不起──!」


緊接著,換緋妮絲開口:「我叫作緋妮絲.櫻.希利卡,希利卡城的現任公主,科爾特是我的親弟、妳的朋友,慣用弓箭......」


希爾維雅打斷她的話:「緋妮絲幾歲?」


「今年剛滿二十。」她微笑。


「跟我同年嗎?」希爾維雅問。


「對。」


「所以緋妮絲應該有喜歡的人囉?」


砰的一聲,有幾個人不小心從椅子上跌下去了。


「希、希爾維雅,妳是相親的媒婆嗎?問這什麼問題!」聖洛斯不禁想對她爆吼。


「可是,她是唯一跟我同年的人啊......」希爾維雅抿抿唇,輕笑:「所以應該會有幾個喜歡的人才對吧?」


「我.....」緋妮絲的臉通紅一片,支支吾吾的就是講不出半個字來。


「夠了夠了,這種問題不必回答!下一個!」


換蒼空說:「我叫作蒼空,妖獸和人類的混血,擅長幻術的使用,比妳大上兩歲,綽號叫作零號。」


「靠!那叫哪門子的綽號,誰告訴你的!」聖洛斯不禁拍桌。


「奧斯特都這麼說。」眨著一雙異色瞳子,蒼空很正經的回答他,看起來還有點無辜。


「該死!那傢伙說的話沒一句可以聽的......換人!下一個是誰?」


莉絲梅德上前,眨著一雙蒼藍的瞳子,一臉無辜的說:「我叫作莉絲梅德,名字是主人取的,今年四百五十七歲,不會術法和武器,習慣空手......」


「四......四百五十七歲?」希爾維雅瞠大眼,有些結巴的說。


莉絲梅德點點頭,微笑道:「我們妖獸可以活得很久很久喔!」


「你們.....都是妖獸?」她疑惑的視線掃過莉絲梅德身後的三人,滿臉困惑:「那為什麼是人形?」


「這是妳賜給我們的啊.....」說著說著,莉絲梅德斗大的淚珠便簌簌的往下落,看得希爾維雅一呆。


「古羅尼特快把她帶走!!!!」聖洛斯爆吼。


塞菲洛絲上前,那頭及腰的黑髮如黑瀑般散落著,不茍言笑的碧眸直視著希爾維雅。半晌,她輕輕開口:「我是最早跟妳在一起的,我叫作塞菲洛絲,名字也是主人取的,原形是狐,擅長術法,不擅動武。」


「最早跟我在一起的......」希爾維雅低喃。「塞菲洛絲........」


「妳想起什麼了嗎?」緋妮絲挑高眉頭,有些緊張的問。


「好像.....聽過這名字?」希爾維雅低語。


「什麼?」蒼空皺皺眉,像是沒有聽清楚。


希爾維雅笑笑搖頭,不再多語。


接著,亞德利斯說:「我叫亞德利斯,第二個跟在妳身邊的,名字啊.....雖然我曾經想過什麼孤傲一匹狼的名字,不過妳說那個太長了,所以幫我取了這名字。還有,妳很怕狗,可是不會怕狼....靠,這什麼邏輯!」說到最後,他忍不住啐聲。


「亞德,別在主人面前罵髒話。」塞菲洛絲毫不猶豫的朝對方的後腦杓打了下去。


「痛!好啦好啦,別瞪我......咳,總而言之,我的原形是狼,今年好像五百三十幾歲了吧......」


「聽起來亞德利斯也很長壽呢。」眨眨眼睛,希爾維雅笑說:「不過為什麼我會怕狗?」


「喔,妳被狗追過,從此之後就留下陰影了......塞菲洛絲三番兩次把這件事提起來尋我生氣!」亞德利斯有些憤憤然的說。


「.....亞德利斯,你是不是喜歡塞菲洛絲?」


「呃?」、「什麼?」


塞菲洛絲和亞德利斯同時呆住,滿臉呆滯的神情。


「因為亞德利斯三句不離塞菲洛絲,感覺起來就好像......」希爾維雅很冷靜的打算分析下去。


「夠了,不必談論這個,狐狸跟狼的跨種族戀愛我一點都不想知道!下一個是誰!」聖洛斯打斷希爾維雅的話。


最後一個,古羅尼特眨著那雙銀眸,沉默地看著希爾維雅。


半晌,他慢慢的開口:「我叫作古羅尼特,今年近一千歲,原形是龍,是最後一個跟在妳身邊的人。」


歪首,希爾維雅很認真的問:「你的名字也是我取的嗎?前三個好像都是我取的呢!」


「當然不是,我本身就叫作古羅尼特。」他斜了她一眼,淡聲反駁道。然後說:「所以說,奧潔拉,妳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奧潔拉.......


多麼熟悉的稱呼,如耳語一般的回蕩在她耳邊。


她忽然感覺到腦袋一陣劇疼。


不過,她仍舊慢悠悠的揚笑,淡聲說:「抱歉,我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眾人紛紛嘆氣。



夜末。


希爾維雅沒睡,靜靜的注視著窗外的月光,藍眸異常的憂傷。


而躺在床上的梅和緋妮絲早已入睡,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


則另外一張床上則躺著三名男子,顯然也是抵不過勞累而睡著了。


據那個精靈男人的說法,他們已經習慣睡同一間房,而房內擺著兩張床,分男女睡覺的方式了。


希爾維雅輕嘆。


她不太明白他們為什麼會如此哀傷......他們看她的眼神.....不,是看著「希爾維雅」的眼神是如此的哀愁、難過。


她失去了所有的記憶,她不記得自己,不記得他們。


所有的一切,她通通都忘記了啊......


「快點想起來好不好......希爾維雅?」她如此的低語,像是在提醒著內心的自己。



聖洛斯和蒼空很悲哀的發現,自己又是在一陣吵鬧聲中起床。


「啊?你說一切都是我的錯?」亞德利斯半瞇起眼,一臉痞樣的揚聲道。


「難道不是?」古羅尼特冷哼。「花瓶可是你丟出去的。」


「不是你先挑釁的嗎?」亞德利斯嘖聲,不悅的說:「何況還是你先喝掉我的牛奶才起的頭!」


「你在找藉口?」他輕笑。


「古羅尼特──!」吵不過他的亞德利斯不禁狠瞪著他。


「你們別玩了行不行啊......」塞菲洛絲有點無力的說:「主人都失去記憶了,你們還有心情吵架?」


「一切都是他害的!」亞德利斯指著古羅尼特說道。


「推罪,幼稚。」古羅尼特雙手抱胸,冷哼一聲。


「呃,古羅尼特,亞德利斯他會生......噢,拜託你不要扛起沙發行不行啊!」莉絲梅德的聲音近乎變成了驚呼聲。


下了樓,聖洛斯和蒼空確實看見了......兩張沙發再半空中撞在一起,然後紛紛落地的景象。


「搞什麼啊.....昨天那樣還玩不夠嗎?」聖洛斯忽然很慎重的考慮要叫他們全部滾回去的想法。


「......希爾維雅下來了。」輕拉著聖洛斯的衣角,蒼空低語。


聖洛斯抬頭,確實看見樓梯間有著一抹身影。


希爾維雅眨著異常冷徹的藍眸,放在欄杆上的手指微微收縮,像是要將欄杆給捏碎一般的用力。


緩慢的,希爾維雅勾起了冰冷萬分的微笑。


「是我的錯覺嗎?我總覺得好像她好像有一點不太一樣......」聖洛斯嚥下唾液,有些戰戰兢兢的低喃。


不料,站在二樓樓梯間的希爾維雅卻忽然開口:「呐,古羅尼特、亞德利斯,要是你們敢扔出手上的椅子的話,通通給我滾回雪那山去!」


一驚,古羅尼特和亞德利斯幾乎是在剎那間放下椅子,忙不迭的說:「『我沒有打算扔亞德利斯/古羅尼特!』」


而且居然還頗有默契的重疊在一起。


說完話,不僅是古羅尼特和亞德利斯,就連一旁的塞菲洛絲及莉絲梅德也同時愣住,四人紛紛抬頭望向樓梯上的希爾維雅。


而希爾維雅的臉上則是一陣青一陣紅,看起來頗是尷尬。「呃,我剛剛.....是不是說了些什麼?」


「噢,這招有效,古羅尼特你們繼續吵!」


=============


雖然結尾結得很奇怪(?)不過還請大家多多包含啦(- -)(_ _)


總而言之,這篇可是我耗費多日才勉強擠出來的短文,呃....其實不算短啦,好啦,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下一篇新文是《狼語》,當然,不是空契的番外文之類的,而是新的故事,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看看唷~不過會不會寫還有待查清就是了.....(乾笑)


那先去吃晚餐啦~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S. 的頭像
S.S.

寂寞之坊

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混沌
  • 哇咧!好長啊!(比個讚)
    我的文章都無法一次掰這麼多......
  • 我掰出了七千多個字咧~(炫燿)


    好啦,其實都只是亂打的,雖然很認真打,可是內容真的正經不起來我也沒辦法(攤手)


    總而言之,只要記得作者最偉大就行了(正色)

    S.S. 於 2011/08/30 20:22 回覆

  • 混沌
  • 確實如此啦!
    有些人都只打一千字左右吊人胃口.......
  • 對啊~~哪像我,連吊人家胃口的本錢都沒有.....OTZ

    S.S. 於 2011/08/31 18:20 回覆

  • 小鳶
  • 我都打不出那麼多 好羨慕你~((你啥時出現的))
    我打一千多已經花好久的時間了...((畫圈圈))
  • 哎呀~~好久不見啦~~=口=


    不過我打出來的全是掰的!嗯,我還掰得很認真喔!(被巴)


    咳咳.....不過相信小鳶也是有辦法像我一樣掰出那麼多的啦~(慫恿別人一塊作壞)

    S.S. 於 2011/08/31 18:21 回覆

  • 光之翱翔
  • 我還以為是序曲呢= =
  • 我要是真打了第二部會出人命的啦.....OTZ

    S.S. 於 2011/08/31 18: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