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進度:

傳說再現 第五章,勇者=蟲子


蕾妮亞咬牙切齒地瞪著眼前美麗而漂亮的少女,握著匕首的手指不斷地縮緊,好似要將匕首捏斷成兩截一樣。


「我說啊,幹麻一直看我?妳忌妒我臉上沒有像妳一樣有皺紋嗎?」抬頭,夏洛特的目光便接觸到了蕾妮亞那恨恨的視線,不禁露齒一笑,很「惡毒」的丟下這個問句。


雖然除了格勒、斯爾和利奧等雄性動物勉強對夏洛特的笑容免疫,不過其他參觀的人可就沒有這麼好了。


每個男性無非是眼冒愛心,齊聲支持夏洛特獲勝。


「我才沒有皺紋!妳這個飛機場!」她恨恨地罵道。


夏洛特的眉頭一皺,青筋爆出,不過她還是很努力地維持臉上的微笑,以免自己一拳揮過去打死人。「哎呀,妳的眼角已經出現了魚尾紋了呢。」


「怎、怎麼可能!」她一驚,下意識的用手去撫上自己的眼角,可是卻是平坦光滑一片。


她抬頭,看見的是夏洛特那含帶著笑意的眼神。


「妳這傢伙!」她的怒火爆發,立刻在原地一個蹬腳,朝夏洛特奔去。


「太生氣會長皺紋哦!」夏洛特微笑著,抬手,倏然,兩把成對的雙刀倏然離開刀鞘,他反手握緊,立刻擋下那來勢洶洶的匕首。


「妳廢話真多!」她嘖了一聲,一個旋身,朝他掃腿而去。


叮鈴。


倏然,她的耳邊......響起了鈴鐺的輕脆聲響。


「我廢話多.....似乎不關妳的事呢?」夏洛特溫熱的氣息在她耳邊吹拂著,害得蕾妮亞身子一抖,險些站不住腳。


頸間上傳來了陣陣寒意,金屬特有的冰涼感藉由神經直線傳達到大腦,也讓蕾妮亞倒抽了一口氣。


她沒有看見夏洛特移動。


更沒有看見他什麼時候到自己身後。


也別說.....那兩把成對的雙刀正呈「X」型的抵在她細白的頸子上了!


「因為憤怒,妳動作太大了,速度又慢,呼吸也很紊亂,妳.....很緊張,也很害怕。」夏洛特挨近她的耳根,惡作劇似的低聲輕喃著。


果不其然,蕾妮亞的臉瞬間爆紅,連帶著兩隻耳朵也跟著紅通通的。


見狀,夏洛特嘴邊的笑意更深了。


見到惡作劇的目的已達成,他便滿意的移開刀子,俐落的將雙刀重回刀鞘,一個轉身準備離開。


「別走!」忽地,蕾妮亞抬頭,立刻操起匕首往他毫無防備的背部刺去──


「妳不知道.......偷襲──是最可恥的一件事情嗎?」


倏然,眼前夏洛特的身影變得模糊,蕾妮亞一驚,下意識的想要回頭,不料,尖銳的刀尖便抵在她的下巴。


「敢對我這麼做,妳就必須有心理準備承擔一切。」夏洛特語氣冰冷的說。眼神荒冷得毫無感情地直視著蕾妮亞。


刷地──蕾妮亞的腦袋中一片空白,她眼神空洞,但內心卻畏懼著眼前的人──


不知道為什麼,她在畏懼著眼前這個身高只到她肩膀的少女。


她身上渾身散發出一種莫名的氣勢,宛若高居在上位的王者,天生就是不可高攀的強者──是她,絕對不能招惹的對象!


她倒抽了一口涼氣,腦袋中仍舊一片空白,呼吸卻倏然急促了起來。


「對、對不起......」蕾妮亞幾乎快要軟腳,跪倒在地了。


見到她的反應,夏洛特先是停了半秒的時間,隨即緩慢地勾起唇,慢慢的移開了尖銳的刀子,說:「不要再這麼做。招惹野獸的下場,就只有被啃食殆盡的後果。」


幾乎是夏洛特收刀的瞬間,蕾妮亞便一個軟腳,屈膝跪在地上了。她語焉不詳的應答著:「好.....」


「既然好了,那麼我要去睡覺了。別坐在地上,地上很髒。」將思緒有些恍然的蕾妮亞拉起來,夏洛特打了個哈欠後,便轉身走進旅館內,徒留一群人還有些恍神的站在原地。


「唔.....格勒,你有看到她的動作嗎?」斯爾觀察了老半天,還是沒看出個所以然,只好推了推眼睛冒火的格勒,一臉疑惑的問。


「白痴,自己想!」格勒打掉他的手,卻一副興致沖沖的瞪著旅館大門。


他確實看見了夏洛特的動作,但是很模糊,他只看見一瞬的白影閃過,緊接著夏洛特便出現在蕾妮亞的身後。


不管是動作,還是刀術,她的技巧都純熟得挑起了格勒的好鬥之心。


不錯,那女人確實夠資格當他對手!


「哥,你不覺得比賽結束得有點快嗎?我連夏洛特的動作都沒看清楚耶......」卡爾菲愣愣的看著夏洛特邊打哈欠邊走進旅館,後頭還跟著肆萊。不禁恍然回神,扯著自家哥哥的袖子發問。


「我覺得剛好。」利奧淡淡的掃過蕾妮亞一眼,然後慢慢的說:「或許,她已經放水了吧。」


「夏洛特這樣還放水?」卡爾菲一驚,不禁有些納悶:「我以為夏洛特的實力並不如我想像的那樣.....原來我是低估了嗎?那麼為什麼她......」


「或許,她只是不想惹出太大的騷動吧。」利奧仍舊一臉平淡的淡聲回答。


「可是,我發現.....」卡爾菲一臉遲疑的看著夏洛特逐漸隱沒最後消失的身影,低聲說:「我越來越不了解夏洛特了──」

 


夏洛特睜開眼時,映入眼簾的便是──放大版卡爾菲的臉!


「@#$!?&#%」夏洛特倒抽一口氣,嘴裡含糊的咒罵幾聲,隨即立刻撐起身子,準備倒退三尺遠離卡爾菲。


不料,被驚擾到的卡爾菲先是一臉睡意朦朧的睜開眼睛,然後隨意的瞄了夏洛特一眼後,伸手一撈,將夏洛特的身軀撈進懷裡,抱著便睡著了。


搞什麼!他是出租抱枕嗎!


但是夏洛特似乎沒時間在意那麼多,他腦袋現在是一片空白,加上卡爾菲抱得很緊,胸前的起伏似乎.....過分的靠近他的胸膛了。


媽啊!


此時此刻,這位玉樹臨風、英姿颯颯的魔王大人十分的想要張嘴尖叫。


這時,一隻結實的手臂緩慢的從夏洛特的頭上伸過,並且抓住卡爾菲那不太安分的手,慢慢的將她的手指從他背上剝離開來,然後動作緩慢又小心的將她的臂膀移開。


終於得以活動的夏洛特連忙撐起身子,退後幾步,這時才發現早已梳理完畢的利奧正面無表情的站在床邊,一隻手還抓著卡爾菲的臂膀。


「謝、謝謝。」夏洛特尷尬的笑了笑,他立刻下了床,越過利奧身邊,準備到浴室梳洗一番。


利奧慢慢的擱下卡爾菲的手,然後負手站在床邊,看著夏洛特走進浴室,才慢慢的移開了視線。


「嗯.....哥,你站在那裡幹麻?」覺得有點悶熱的卡爾菲慢慢的睜開眼睛,卻看見自家哥哥站在床邊,還一張冷臉──不過對她而言,不管利奧是什麼表情都是面無表情的一種。


「等妳起床。」利奧淡淡的說:「為什麼夏洛特會跑到床上去睡?我記得她原本是睡在沙發上的。」


「噢......因為我真的覺得沙發睡起來不舒服嘛!所以就扶她到床上跟我一起睡啊。」撐起身子,卡爾菲還有點睡意朦朧的看著利奧,淺淺拉開一笑,迷糊的問:「不過夏洛特人呢?」


「她差點被妳勒死。」利奧不改表情的說:「現在到浴室去了。」


「被我勒死?」卡爾菲一臉茫然的表情反問。


而待在浴室裡的現任魔王.夏洛特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他可是一踏進浴室就一臉震驚的表情。他記得他原先是睡在沙發上,而且自己也沒有夢遊症,再者自己也絕對不會是喝醉酒去調戲良家婦女(?)!


所以基於以上種種原因,不論怎麼想,他都不可能、也不會在半夜的時候爬上別人的床!


不過剛剛利奧質問卡爾菲的那一番話,倒是讓在浴室刷牙的夏洛特差點將牙刷吞進喉嚨裡,險些被牙膏噎死。


他乾咳了幾聲,目死的瞪著無辜的浴室門板。


噢,真該死的,一定是自己太累,睡得太熟,才會連卡爾菲的動作都沒察覺!而仍然在沙發上睡覺的肆萊八成是看卡爾菲沒有惡意和殺氣,才會沒有保護自家主人就放任卡爾菲。


他想大叫啊混帳!


有些暴躁的抓了抓茶色長髮,他從口袋中抽出髮帶,隨手梳理了一下後便輕咬著髮帶,然後開始抓起高馬尾,拿過髮帶,他順手綁起。


將頭髮解決掉後,他洗了把臉,沁涼的水珠從他的臉頰上滑過,抬頭,鏡子上映出了自己的臉。


雖然那臉跟他原先的模樣真的差很大.......


隨手用毛巾擦了擦臉後,他走出浴室,正好撞上揉著眼睛要進浴室的卡爾菲。


尷尬了一下後,夏洛特下意識的想要繞過她的身旁離開,不料,卡爾菲卻豁然拉住了他的手,目光炯炯的看著他。


「怎、怎麼了?」夏洛特僵住,一臉緊張的問。活像偷吃糖果的心虛小孩一樣。


「夏洛特,妳接下來要去哪裡?」卡爾菲一掃方才的睡眼惺忪,一臉認真的問:「要不要跟我們走?」


「去哪裡啊......」好不容易掙脫開卡爾菲的手的夏洛特聞言,先是沉思了半晌後才說:「老實說我也沒有目的地,若是你們不介意的話,我......」


「我們也要去!」


這時,浴室旁的大門忽地被「撞」開來,門板甚至反彈到牆壁又撞上那個衝進來的人。


「唔噗!」被門板撞個正著的斯爾直接跌倒,趴在地上。而後頭一張冷臉的格勒則是毫不猶豫的踩過地上的「活屍」,走入房間。


「去哪裡?」卡爾菲一臉困惑的轉過視線,茫然不已的看著擅闖進入房間的兩人。


「跟你們一塊去旅行。」格勒慢慢的接話,視線極為緩慢的往夏洛特的臉上掃去,最後定格。


「跟我們?」夏洛特挑起眉,瞇起眼。「你們也要跟?」


「對。妳有意見?」格勒負手而立,仗著他比夏洛特高上半顆頭的身高,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我有意見,我很討厭你用這種眼神和角度看我。」夏洛特瞇細茶眸,一臉不悅的瞪著他。


「妳在暗示自己矮?」他冷哼,不以為然的諷刺回去。


「那,巨人族的一員,你有何貴幹?」夏洛特笑咪咪的反將一軍。


「妳說什麼?」格勒瞪他。


「我想在場只要沒有聾都聽得很清楚才對。」夏洛特微笑,笑得很欠揍。「所以你是聾子囉?」


「該死的妳.......」格勒下意識的要上前抓住夏洛特的衣領,卻被重新爬起來的斯爾架住了手臂。


「冷靜點,格勒。你不是常說打女人是件不齒的事嗎?」斯爾一邊勸說,一邊偏頭躲過格勒朝他揮來的拳頭。


「那是你說的,不是我!」他斜眼瞪他。


「喔,是我講的哦?」斯爾愣住,頓時鬆開了緊抓著他臂膀的手,倏然,格勒就像是停不下來的奔馬,朝夏洛特撲了過去。


「該......」夏洛特的咒罵聲還沒溢出口,便被煞不住的格勒撞上,兩人紛紛倒在一塊。


「.......該死的混帳啊......」被壓在下面的夏洛特發出含糊不清的咒罵聲,一邊死瞪著壓在上面的格勒:「該死的你還想壓多久!還不快滾下去!」


格勒第一次想要扼殺掉身後那個青梅竹馬。


從夏洛特身上離開,格勒將可以殺人的目光轉向斯爾。要是目光和視線真的可以殺人的話,斯爾恐怕已經被戳出上千個洞了。


「欸嘿嘿.....冷靜點,格勒,我、我不是故意的......」斯爾乾笑幾聲,看著臉上掛著零下十度的冷臉的格勒步步朝他走來。


「.....你們還想玩到什麼時候?」


這時,已經站得不耐煩的利奧終於開口說話了。他先是看了看一邊咒罵一邊站起身的夏洛特,然後又看了看有些恍然的卡爾菲。他問:「所以你們也要跟我們走?」


「對。」斯爾燦笑著答道。


「為什麼?」利奧一臉平淡的問。


「因為格勒說要找時間跟她單......唔?」斯爾原本一臉興高采烈的要講話,卻被格勒倏然摀住了嘴巴。


「你不必那麼雞婆沒關係。」他白了斯爾一眼,然後抬頭看著利奧說:「就是要跟,還需要理由嗎?」


「不,」利奧簡單的發出了單音,慢慢的說:「我也不是那麼的在意,既然要走,就去收拾行李,我們要離開了。」


「要去哪裡?」夏洛特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準備去拿放在桌上的雙刀配件。


「我們沒有目的地,不過我們打算往南走,所以途中應該會到達斯格里亞城。」利奧說。


「感覺挺好玩的!」斯爾說。


「要是你閉嘴,會更好玩。」格勒冷哼一聲,撇開頭去。


「那個......」這時,卡爾菲有些尷尬的細語。


「怎麼了?」夏洛特心不在焉的隨口應了一聲,將裝著雙刀的腰帶綁好後,便一手撈起還在睡的肆萊,走近四人。


「既然你們都談、談好了,我、我要換衣服.....可以請你們出去嗎?」卡爾菲有些怯懦的說。


斯爾的臉瞬間炸紅。


「那、那、那個......」斯爾結結巴巴的說著不成文的句子,一副手足無措的模樣。


「那你個大頭,滾出去就是了!」格勒則是一臉不耐煩的抓起斯爾的衣領,往外拖去,而利奧則是健步如飛的跟在後面,也跟著走出了房間。


夏洛特拍了拍肆萊的臉,讓他攀著自己的頸子,準備跟著走出房間──


「嗯?夏洛特,妳可以不用出去啊!」卡爾菲一臉困惑的說,還一邊脫下身上的睡衣。


背對著卡爾菲的夏洛特背部倏然僵直,因為他聽見了拉鍊拉開,然後某種東西落地的聲音──


「不了,我順便下去喝杯水也好!」夏洛特抹一把臉,飛快的說完,然後快速的走到門口,打開門,然後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那聲巨響使得卡爾菲縮了縮脖子,一臉驚愕又疑惑的看著快要出現裂痕的房門,不禁納悶的聳了聳肩膀,將自己的襯衫拿來,開始套上、扣起釦子。

 

著裝完畢的眾人已經聚在旅館樓下,開始喝起上午茶(?)──雖然夏洛特一直被不明人士纏著而無法動手拿杯子。


「你們煩不煩啊!」看著不斷接近、試圖搭訕的男人們,夏洛特終於忍無可忍的拍桌站起身。


被震懾住的男人們縮了縮脖子,隨即露出了一臉討好的笑臉說:「別太介意嘛,我們只是......」


「肆萊,把他們全部轟出去!」夏洛特立即打斷他們打算脫口而出的話語,滿臉不悅的大喊著。


而坐在夏洛特身旁,正在啃食著貝果麵包的男孩立刻抬頭,那雙艷紅得猶如紅寶石的瞳子先是看了一臉錯愕的男人群一眼後,便立刻放下麵包,張開了嘴──


「吼──」大量的火焰從男孩嘴裡立刻噴出,還伴隨著頗有威嚴性的龍吼聲,一群的男人便被這突如其來的火焰給燒得焦黑。


「你們要是再不滾出去──」夏洛特冰寒著一張臉,緩慢的豎起食指,正當眾人不解他要做些什麼的時候,一縷金黃色的光芒從他的食指間溢出,發出了劈哩啪拉的作響聲──


可以稱為「電流」的光芒正圍繞在他的指掌之間,而且有逐漸變大的趨勢,連帶著讓電流擦撞的聲音也跟著大了起來。


不想被燒又被電的男人群終於落荒而逃,近乎是連滾帶爬的衝出了旅館。


輕吁了一口氣,終於可以坐下好好吃早餐的夏洛特一臉煩悶的坐下,然後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喝下裡面的果汁,並且拿起桌上的麵包開始吃起。


「......斯爾,要是你不想也跟著遭遇到那種下場的話,建議你放棄那女人吧!」同桌的格勒一臉認真的吃著麵包,一邊說。


「咦耶?」斯爾的臉倏然漲紅,連帶著使剝著麵包的手指有些顫抖,他有些結結巴巴的說:「我、我沒有...... 」


而利奧沒有插入對話,反倒是一臉平靜的喝著咖啡,好似方才的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


──卡爾菲下來的時候,便是看見這一點都不溫馨而且還有點詭異的畫面。


「卡爾菲。」發現卡爾菲的身影的利奧抬頭,手指勾著咖啡杯,裡頭溫熱的咖啡早已剩下不到一半。


「哥.....呃,剛才那是......」卡爾菲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髮絲,一臉納悶又尷尬的笑了笑,視線在四人之中來來回回著。


「如妳所見。」反倒是當事人的夏洛特一臉蠻不在乎的將麵包剝開,一塊一塊放入嘴裡。他早就發現了卡爾菲停在樓梯口,所以並沒有訝異她看見了那一幕。他說:「一堆蒼蠅被火烘而已,不要太在意。」


蒼、蒼蠅?


卡爾菲忽然有點同情起落荒而逃的男人們。


「既然好了,那就出發吧。」利奧放下不知何時已經空了的杯子,一臉平淡的站起身。


而坐在他旁邊、還在爭吵的格勒、斯爾兩人則是因為他的動作而停下爭論,互覷一眼,前者有些不甘心的站起身,後者則是挑挑眉頭,微笑著一塊站起身。


「要去哪裡?」見大家都站起身,肆萊一口塞進巴掌大的貝果,匆荒荒的跳下椅子,扯著夏洛特的褲角問。


「跟你講你也不知道吧?」夏洛特斜睨了腳邊的肆萊一眼,好笑的說。他將麵包吃乾抹淨,順手拿起果汁一口乾掉,一抹嘴巴,他豪邁的說:「走吧!」


「夏、夏洛特,一個女孩子不應該......」卡爾菲不禁想要嘆氣。


──我本來就不是女孩子。


夏洛特細瞇起眼,默想道。

 

其實斯格里亞城一點也不遠,它大概距離夏洛特等人約莫有三、四公里遠,雖然距離不遠,可是規模跟這座城一點也不一樣。


斯格里亞是皇家騎士團駐守的地點,商業十分的發達,加上有騎士團駐守,治安和觀光也確實不錯,導致它興起的程度非常快速,轉眼間便成了大家眾所皆知的大城市。


──以上,全都是斯爾和卡爾菲因為夏洛特不懂而特別說明的。


「皇家騎士團是做什麼的?」夏洛特一臉心不在焉的問。


「妳不知道?」斯爾一臉驚訝。


「我應該知道嗎?」他斜睨了他一眼。


卡爾菲在一旁很識相的解說道:「皇家騎士團為皇室所雇用的騎士團,他們負責保護人民的安危,不管是多雞毛蒜皮的小事都可以找他們幫忙,而且就算在外地區域,也可以雇用他們接任務,所以相當的方便──」


頓了頓,卡爾菲說:「他們的階級一共分為團長、隊長、副隊長和隊員,團長的階級位子是最大的,而團長只有一名,隊長則擁有十名,十名隊長之下各擁有十個小隊,一個小隊中大概有三十人的隊員,所以整個騎士團大概有超過......三百多個人吧。」


「規模挺大的嘛!」挑高了俊眉,夏洛特有些不以為然的說。


這規模大概跟魔界用來實驗的魔物一樣多──


「是吧是吧!所以這次能看到皇家騎士團,真是太幸運了!」斯爾笑嘻嘻的插話說。


「我超崇拜皇家騎士團的說!雖然禁衛軍也不差,可是名聲比起來就有點小了......」卡爾菲眼睛放光的說。


夏洛特一臉無言。


「......夏洛特,妳該不會也不知道禁衛軍是什麼吧?」注意到夏洛特神色有異,卡爾菲不禁有些緊張的扯著他的衣角,像是在害怕他說──


「那是什麼?」他一臉困惑和納悶的問。


斯爾和卡爾菲險些失足滑倒。


「.......禁衛軍也是皇室所雇用的,是個沒有體制的團隊,沒有帶領者,以團隊整齊劃一的默契和合作聞名。」一直不曾開口的利奧慢慢的解釋。


頓了頓,他說:「禁衛軍的規模比皇家騎士團還大一些,且常常奉命皇室執行較為秘密性的任務。皇家騎士團若是光,他們就是暗。」


「.....喔。」夏洛特似懂非懂的應了一聲。「所以他們到底是在做什麼的?」


格勒的額頭邊爆出了青筋。


「保護人民安全。」利奧很簡潔的解釋完畢。


「哦......」夏洛特簡單的發出一個單音,想了想,又問:「那前面那座城就是斯格里亞嗎?」


聞言,眾人有志一同的頓住腳步,紛紛抬頭往前一看。


果真,在不遠處有一座熱鬧興盛的大城,人群來來往往的輸送貨物,以及冒險者和賞金獵人正進出各自的公會,攤販們的老闆在賣力叫喊著。


「奇怪了,我們有走這麼快嗎?」眨眨眼睛,斯爾一臉困惑的神情往回一看,果然已經看不到原先出發的那一座城了。


雖然兩座城距離不遠,但是大家都用走的,誰也沒有坐任何的代步工具──夏洛特的馬匹由夏洛特牽著──最少也要花上數十分鐘,怎麼才短短的幾分鐘就到了......


「可能是你們的距離估算有錯誤吧!說不定兩座城根本沒離那麼遠。」夏洛特一臉不以為然的說。


其實是他嫌眾人走得太慢,所以偷偷輸送了一些魔力環繞在眾人身邊,加速血液循環,讓他們的腳步不自覺的變快,可是呼吸卻不會紊亂,也不會疲倦或勞累。


眾人不疑有他,紛紛朝斯格里亞走去。


而在剛剛踏入城門時,一名身材矮小、穿著連身蓬蓬裙的女孩倏然擋在他們的面前,一頭烏黑的俐落長髮綁成了兩個雙馬尾,金黃色的瞳子正充斥著滿滿的不悅。她雙手扠著腰,滿臉不耐煩的打量著他們。


「幹嘛?」格勒半瞇起眼,瞪著那名阻擋他們去路的女孩。


「喂!」女孩看著他們,來勢洶洶的叫了一聲。「你們是來參加勇者選拔大賽的嗎?」


格勒懷疑自己聽錯,反射性的說:「什麼?」


女孩斜眼看了格勒一眼,冷哼一聲:「年紀輕輕就耳背嗎?」


啪茲!


理智線斷裂的格勒想抽出長鞭甩她幾鞭.....只可惜早已察覺他動作的斯爾連忙架住他的手,讓他無法動彈。


「我是問,你們要參加勇者選拔大賽嗎?」女孩哼了幾聲,一臉高傲的問。


──鼻子翹那麼高做什麼?嫌鼻子塌嗎?


夏洛特撇了撇嘴角,看著女孩雙手扠腰,滿臉鄙棄的看著自己。


「什麼是勇者......選拔大賽?」卡爾菲想了想,似乎沒聽過這比賽,不禁遲疑的問。


「哼,女人,妳的見識真是短淺,只長胸不長腦嗎?」女孩鄙棄的瞄了卡爾菲一眼,最後目光落在她的胸口,鄙視的意味更深了。


「我.......」卡爾菲哽住,一時想不到該怎麼反駁。


「勇者選拔大賽是我們斯格里亞一年一度的比賽,藉由種種困難的測試挑選出一名勇者,勇者可以獲得豐厚的獎金和一把寶劍,並且以那把寶劍到魔界去打倒魔王!」女孩雖然滿臉鄙視和不悅,不過還是解說了一下。


一年一度?打倒魔王?


夏洛特可沒漏聽這個字眼。


話說回來,魔界每年好像都會有蟲子誤闖,然後被收拾掉的報告內容呈上,使得他滿肚子疑惑為什麼蟲子闖入魔界還要特別報告。


原來蟲子就是指勇者嗎?


「所以,你們到底要不要參加選拔大會?一群白痴!」女孩似乎是因為重複這句話很多次了,所以耐心瞬間大減,滿臉不悅的叫道。


利奧和格勒的臉瞬間黑了一半。


「哥.....你、你冷靜一點,刀、刀子不要拿......」卡爾菲連忙擋住準備抽刀的利奧。


「格、格勒!不要亂動!等一下,你、你的鞭子!危險啊!」架著他臂膀的斯爾連忙閃躲他揮來的長鞭,一臉著急和驚慌的喊道。


不過,這什麼勇者選拔大賽的.....好像挺有趣的。


唯一沒有被激怒或驚慌的人.夏洛特勾起了唇角,輕輕一笑。


「喂,矮子,我參加。」


「矮、矮子?」聞言,女孩立刻將視線轉向一臉平淡的微笑著的夏洛特身上,青筋在她額際上已經跳動很久了。「妳叫誰矮子啊!妳這個沒胸沒腦的!」


「難道妳就有胸有腦?」他挑高眉頭,冷哼一聲反諷。


女孩頓時被堵得無話可說,她也才六歲而已,胸部......還在發育當中,身高.....算了吧,她每天都喝一公升的牛奶,也不見得長了幾公分,腦袋......當然很聰明啊!(自認)


「妳.....妳這傢伙要參加?哼,一定很快就落敗!算了吧!」女孩雙手抱胸,咬牙切齒的撇開臉,滿臉鄙棄。


「至少比妳強就夠了。」夏洛特吐吐紅舌,不以為然的答說。


「夏、夏洛特,妳要參加?」好不容易安撫住自家哥哥的情緒,卡爾菲回頭便被這兩個人的對話和單方面爭執給嚇住了,不禁滿臉驚愕。


「很有趣不是嗎?」他勾起唇角,輕笑著。「話說,斯格里亞不是很有名嗎?怎麼你們看起來都不知道這個活動?」


「唔?」卡爾菲呆了呆,想了想後說:「可能是因為我們沒什麼興趣,所以沒注意到吧.....武鬥大會倒是比這個有趣......」


卡爾菲的話尚未落下語音,女孩便一臉氣急敗壞的打斷她的話:「妳說什麼啊!明明就是見識短淺,講得一副我們斯格里亞很衰落一樣!妳這個胸大無腦的女人,別亂講話!」


利奧皺眉,似乎有點不滿意這女孩太過惡毒的話。


「妳這.......」格勒的理智盡失,即使不是罵他的,那番話聽起來也有點間接罵到其他人,不禁抽著長鞭,真的想往那女孩身上抽個幾鞭算了。


「矮子,那個什麼選拔大會的就是今天吧?第一關在哪裡集合?」夏洛特挑高眉頭,無視其他人的表情各異,一臉漫不經心的問。


「就跟妳說我不是矮子了!」女孩氣呼呼的瞪著夏洛特,隨即雙手抱胸,一臉不愉快的說:「第一關就在廣場啦!嘖,妳一定很快就會被刷......」


「喂,要是你們不參加的話,那我先離開囉!」誰知夏洛特根本沒有注意女孩在講的話,轉頭跟夥伴講一聲,便拔足越過女孩的身旁,飛快的疾走在大街上,隱沒在人群之間。


「夏洛特!」卡爾菲驚呼,看著夏洛特的身影早就消失,不禁愕然。


「你們這些沒有禮貌的傢......」見到沒有人將視線放在她的身上,女孩不禁瞪著眼,有些氣急敗壞的想要大罵,不料,又再度被格勒給打斷。


「欸,不追上去好嗎?雖然這什麼選拔大會的還挺白目的,不過那女人都跑走了,參加玩一下也不錯吧?」格勒終於恢復了原先的理智,他掙脫掉斯爾的手,瞄了幾眼方才夏洛特離開的方向,然後說。


「好像挺好玩的!」斯爾終於鬆了口氣,笑嘻嘻的說。


「那追上去吧。」利奧淡聲說道。


於是這四人都忽略了女孩的存在,各自穿越過她的身旁,朝夏洛特離開的方向追上去。


「你們!」這輩子還沒有任何人如此的忽視她的存在,不禁讓女孩感到一陣腦充血,憤怒得咬牙切齒。


「莉,妳在做什麼?」這時候,一名身材修長、精瘦結實的男子慢悠悠的走近一臉憤怒的女孩,笑笑的問。


「哥!」轉頭一瞪,頓時發現是自己的親哥哥,被稱為「莉」的女孩不禁一臉委屈的癟了癟嘴,然後抱怨道:「幾個參加選拔大會的外來者真是超沒禮貌的!」


「不要太在意嘛!偶爾也是會發生這種事情的。」男子溫和的笑笑,一頭褐色的短髮俐落的垂在耳梢上,灰色的瞳子正溫和的看著身高只到自己腰際的女孩。


「哥,你不也是要參加選拔大會嗎?打敗他們!最後把他們把到爬不起來!」莉氣呼呼的講。


「這麼誇張?」男子故作驚訝的笑了笑,然後說:「打到爬不起來太過分了,不過我會給他們一點點的教訓.......這樣滿意了嗎?」


聞言,女孩綻放燦爛的笑靨,撲進男子的懷抱中。


「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S. 的頭像
S.S.

寂寞之坊

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光之翱翔
  • 歐!!!!!頭香
    再度出呀~
  • 恭喜XDDDD

    S.S. 於 2011/08/13 08:47 回覆

  • 御因
  • 要給魔王什麼教訓ㄚ(憋笑)
  • 誰教訓誰應該還是個謎啊=口=

    S.S. 於 2011/08/13 08:51 回覆

  • 呆嵐
  • 唉!!被教訓的一定不是夏洛特
  • 所以呆嵐其實希望夏洛特被教訓囉?=///=

    S.S. 於 2011/08/13 08:52 回覆

  • 呆呆>_<
  • 如果夏洛特勝利,不就是自己打自己?
  • 沒關係,我相信到時候希爾因一定會被拿去充當魔王大人的XDDDD


    哎,希爾因,我知道當魔王的貼身管家一定很悲哀的呢!=口=

    S.S. 於 2011/08/15 09:21 回覆

  • 累趴的熊子
  • 呀!!!!~好看!!!~想繼續看下一篇!!!~

    夏洛特超棒棒!!!!~

    然後那個小妹妹好可惡呦!!!!~我也想拔刀了~(((眾:不...
  • 嘻嘻~我也希望妳趕快拔刀哪~~~(誤)

    夏洛特太萌了(?),真可惜,早知道應該把他寫成蘿莉或正太才對!


    夏洛特:你這作者.....(驚恐)

    S.S. 於 2011/08/15 09:23 回覆

  • ☆恩★
  • 魔王自己來參加勇者鬥魔王(?)的活動
  • 我只能說希爾因的表情一定很精采.....(爆笑ING)

    S.S. 於 2011/08/23 19: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