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進度:

咻的一聲,白劍俐落地陷入了希爾維雅.....的臉旁,冰冷的金屬感藉由敏感的肌膚從神經傳達到大腦,使得被壓在地上的希爾維雅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


蓋緋爾特則是一手抓著她細弱的頸子,另一手則是緊握著半截都陷入地板的白劍,強壓在她的身上。


「妳沒有勝算的,希爾維雅。」蓋緋爾特的語氣平坦,聲調毫無頓挫,宛若被抽走生氣一般,空虛得令人發冷。


「沒有勝算,我還是得打敗你!」像是要助陣氣勢般,希爾維雅揚高了聲調,腳立刻一抬,往他的腹腔踢去。


對方俐落地翻過身子,閃過她的腳踢。


掙脫束縛的希爾維雅連忙一滾身子,拾起落在一旁的黑劍。抬眸,她看著他,眼裡不帶有笑意,只有純粹而乾淨的氣焰。「哥,你若是不認真點,你會輸給我。」


「不會的。」蓋緋爾特慢慢地起身,故作蠻不在乎地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塵,然後微笑說:「只要我還握得住白秋,妳就不可能贏過我──因為,妳的劍術是我教的。」


「你歧視我?」她挑眉,滿臉的質疑。


「我沒有。」他笑得一臉無辜地眨著藍眼,臉不紅氣不喘的說。


「哥,你知道你說謊的時候,耳根子會紅嗎?」希爾維雅的臉上突然綻放笑靨,一臉人畜無害的笑臉看得蓋緋爾特很是起雞皮疙瘩──


幾乎是她脫出口的瞬間,蓋緋爾特就反射性抬手摸向自己的右耳,一邊問:「真的?」


不料,希爾維雅卻是面色一沉,近乎咬牙切齒地擠出話:「好啊!你還真的騙我!」


提劍,希爾維雅狠狠地奔了過去,黑劍俐落地朝他砍去。而蓋緋爾特則是被她的氣勢弄得露出一笑,抬起白劍擋住那來勢洶洶的黑劍。


「哥。」這時,與他對致在一塊的希爾維雅忽然露出了一抹陰測測的微笑,輕柔細語地叫著她的親哥。


倏然,蓋緋爾特全身上下都起了警告的反應,示意他最好趕快遠離眼前這名陰險又亮麗的少女──


然而,蓋緋爾特還來不及退開,便聽見希爾維雅張開了嘴,緩慢地唸:「沉眠於心底的睡精,經由光明的召喚,吾令汝速速現身──沉睡吧!」


倏然,刺眼的光芒從兩人中央炸開。


蓋緋爾特在失去意識前,所想到的居然是一句他不曾罵過的髒話──


該死的,他都忘記希爾維雅的前世是光明祭司了!

 

希爾維雅賊嘻嘻地看著倒在地上不醒人事的親哥,終於鬆下一口氣了。


這一招叫作「陷眠」,是一招結合魔力和光術的高等催眠術。原本希爾維雅打算快一點解決蓋緋爾特,好去追已經離開的夥伴。


可惜的是,她一直感覺到光術和魔力一直在體內亂竄,完全無法契合,害得她只好提劍硬上,然後一邊整合自己體內的魔力和光術。


她知道靠劍絕對打不贏這個無師自通、學劍不知道學幾年的蓋緋爾特,所以打算來玩一點「陰」的.....


將黑劍入鞘,希爾維雅看了仍緊閉著眼的蓋緋爾特一眼,然後緩慢地說:「呐,爸媽還在家裡等你哦。」


轉身,她拔足朝出口奔去。


──希望他們沒有發生什麼事才好!

 

或許是希爾維雅的祈求產生了作用,果然,他們一行人接下來都沒有遇到什麼事情就到達了出口。


原本一直在微弱的燈光行走的他們,遇到突如其來的燈光都稍有不適應地瞇起眼。而塞菲洛絲、莉絲梅德以及古羅尼特三人卻沒有任何反應,最多就是瞳孔微微收縮罷了。


適應光線後,聖洛斯和蒼空先是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得愣住,隨後則是緋妮絲和薩塔。


連接通道的是一座宛若鳥籠般的半圓形體,巨大而空曠的空間顯示他們的矮小和微不足道。


他們的面前正站著幾名矮小的身影,每人持著一把巨型的鐮刀,跟那矮小的身軀完全不搭嘎的鐮刀銳利得好似可以劃開空間般,荒冷的刀身閃爍著銀光,宛若噬血的猛獸正在炫燿著牠的獠牙。


矮小的身影正披掛著斗篷,不論是身高,還是氣質,都像是方才在通道內遇到的爆炸人偶一樣。


換句話說,眼前數十個嬌小的身影或許也會像剛才那個小孩一樣爆炸!


莉絲梅德微瞇起眼,嗅了嗅空氣中的腐屍味,緩慢地說:「都不是人類。」


她方才才吃過一次悶虧,聰明的她不會再犯第二次──也許。


然而,讓聖洛斯及蒼空怔愣住的並非那一列整齊佇立著的嬌小身影,而是在更後面的幾名男女──


「唷,好久不見!」戴洛斯笑著跟他們打招呼。


「戴洛斯,你真多嘴。」一旁的莉莉絲則是淡淡地說。


「不會吧──原來要我們拋棄睡眠時間來地下室集合就是要擋這群人?」希里安撇了撇嘴角,打了個哈欠。


「希里安,你不會希望我給你一拳吧?別忘了你上次的傷還沒好,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你將舊傷撕開,好驅趕瞌睡蟲。」梅莉亞冷哼。


「吵死了,你們。」時雨被吵醒後本來就沒有多大的耐心,尤其他的頭髮還沒綁起來,現在暗褐色的長髮正散落一片。


「......給你。」一旁的利德斯淡淡地遞上髮帶,讓耐心正差的時雨帶點怒氣地抓起自己的長髮綁起,一邊碎碎念著一定要把這頭髮剪掉!


但是,在這六個人之後,還有兩個人是一直保持著安靜,不曾開口過的一男一女──


男的臉上掛著溫和的微笑,那完美的微笑好似不差任何一毫米的角度,令人讚嘆居然有人可以擺出如此亮麗的笑容。


女的則是渾身散發出一種冰冷的寒氣,一種冰艷的氣質圍繞在她的身邊,有種令人屏住氣息的冷凜傲然,使得別人不敢隨便接近,然而,她的懷中卻抱著一名昏睡的小女孩。


──那女孩是梅!


男人一臉悠閒地坐在椅子上,而身旁則站著抱著梅的冰冷女人,前面,則有六個屬下為他們而戰。


「.....這陣仗真大。」聖洛斯啐口。


「你應該感動他們不是分批上。」蒼空默默地替自己的黑色雙槍填充子彈、上膛。


「一次一個來,那多麻煩,現在聚在這裡不是很快嗎?」古羅尼特冷笑著,手指骨批哩啪啦作響著,活像要幹架的混混。


「哎呀,古羅尼特,你好像很興奮哦?」莉絲梅德挑高了眉,輕扯著他的衣角。


「或許是待在人類身邊太久,他那龍族的氣質都沒了吧。」塞菲洛絲淡淡地說。


──最終,亞德還是沒趕到。


塞菲洛絲嘆氣,不過還是得提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必須對付眼前這些敵人──主人的敵人!


「梅呢?」這時,聖洛斯寒著一張臉,慢慢地問著。


「她還在睡。」回答他的不是別人,而是夜獄之首──奧斯特.傑里,他正掛著吟吟的溫和微笑看著聖洛斯,卻讓後者越看越火大。


「你為什麼要帶走她!她是無辜的!」聖洛斯低吼。


「十二號,注意你的身分。」一旁的夜獄的副首領──莎洛貝爾冰寒著一雙瞳子,冷冷地說。


「我已經退出夜獄了,我的身分就是聖洛斯.加卡洛特,一個平淡無奇的人!」他不以為然地冷哼道。


「首領沒有同意你的退出,你和零號只是單純的逃亡,回到夜獄後,你們還必須接受懲罰。」完全沒有被聖洛斯那衝動的語氣感染或激怒,莎洛貝爾淡淡地說著。


「我們不會再回去了。」蒼空上前一步,慢慢地說著:「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


時雨挑眉,吹了個口哨說:「不錯嘛!零號居然會反駁人了!」


「時雨.傑貝歐,你是在助長他們的氣勢?」莉莉絲目不斜視地問。


「莉莉絲,不要曲解我的話。真是的,身為一個人偶麻煩你懂得變通一點!」時雨斜眼瞪她。


「我是蓋緋爾特大人所製作,主人不是你,更不應該聽從你的話。」莉莉絲淡淡地說。


「別廢話了,人類怎麼這麼喜歡拖拖拉拉的?要打就快一點!扭扭捏捏的你們是女人啊?」耐心已經降到負值的古羅尼特皺著眉毛,惡聲出口。


「分析完畢,性別確認是女的,無誤。」莉莉絲銀白的瞳子閃過幾絲鮮紅,隨後便恢復了正常。


「可愛的妹妹,妳不需要附和古羅尼特的話唷!」莉絲梅德笑嘻嘻地說。「那個人只是純粹不耐煩......」


「莉絲梅德,閉上妳家的嘴!」


「要跟我們打,麻煩你們先對付眼前的人偶。」一直保持著沉默的利德斯慢慢地開口。


倏然,持著巨型鐮刀的幾名人偶以飛快的速度衝上前,眨眼間的時間已經挨近了他們一群人。刀子紛紛架在他們的身旁,示意他們不要輕舉妄動。


塞菲洛絲眸子一斂,心情從剛剛就一直很不平靜的她終於找到了所謂的發洩點──


輕聲卻迅速的唸著古代文字,飛快的,文字宛若在半空中成形一般,巨大的魔法陣立刻包圍住所有的人偶,卻未沾任何的同伴。


「自滅。」她語氣平淡地說。


倏然,魔法陣一縮,被包在魔法陣之中的人偶紛紛碎裂,成了一粒粒細小的灰塵,飄散在這空中。


「.....副首領,我建議妳以後將人偶製作得堅硬一點。」希里安挑高眉頭,看著一群的人偶都在一夕之間全滅,不禁嘖嘖有聲地說。


「希里安,你不需要替我的作品作出評語。」莎洛貝爾一點也不領情地說。


「那還廢話什麼?上啊!」


時雨跟古羅尼特一樣等不及了,立刻拔出長劍衝上前,而跟在他身旁的利斯德也追了上去,兩人迅速地鎖定了兩個目標──莉絲梅德以及古羅尼特。


「古羅尼特,你上還我上?」莉絲梅德一點也不慌張地扯著古羅尼特的袖子,吟著笑。


「一起上。」


拔出匕首,夾在指間,戴洛斯邪笑著問:「莉莉絲,妳想找誰打?」


「......戴洛斯,不要說得我好像很愛打架的樣子。」莉莉絲一臉平淡的糾正他的錯誤。


「好吧,那我選──那兩隻!」


匕首飛快地朝緋妮絲和薩塔射去。


「什麼隻?你再說一次?」薩塔的青筋畢露,有些不悅地瞪著戴洛斯,飛快地抽刀打掉他射過來的匕首。


「薩塔,你好像在無形中附和了他的話。」


緋妮絲則是一臉冷淡地拿起弓,抽箭、搭上弓弦、拉弦,然後──放箭!


「嗯,三對二似乎對我們有點不利啊,是嗎?」希里安雙手抱胸,視線在蒼空、聖洛斯以及塞菲洛絲之間來來回回。


「那女人我要了!」梅莉亞輕啐一聲。


她立刻發動契約的力量,暗沉血色的結晶立刻攀上她的手指,形成了尖銳的指爪,她朝原地一個蹬腳,飛快地衝向塞菲洛絲,留下希里安還站在原地。


塞菲洛絲仍舊保持著佇立的模樣,連手都沒有抬起來,魔法陣壁卻立刻從她腳邊延伸出,然後在她面前張開,毫不費力地擋下梅莉亞的指爪。


「.....好吧,二對一,你們應該不介意由我跟你們兩個打吧?」希里安在盯著梅莉亞約莫三秒的時間後,轉頭對著蒼空和聖洛斯說。


「我怎麼可能會介意呢?」聖洛斯笑得一臉人畜無害的說。「我相信,圍攻會成為接下來的趨勢──」


槍聲立刻響起。

 

隱約聽見打鬥聲的希爾維雅倒抽一口氣,背部都沁出了汗水,手指則是不斷地縮緊──


她果然慢了一步!


就在剛剛,她才經過索羅爾昏迷的通道,即使如此,她仍舊沒有慢下腳步,飛快地奔走在這燈光微弱的通道上。


她好擔心有任何人發生意外,她期待自己趕上的時候打鬥才剛開始,所以什麼意外都還沒發生最好──


拜託,梅妳要平安無事啊!


深吸一口氣,希爾維雅毫不怠慢地繼續奔跑著。


直到,她終於看見通道的一端的亮光,不禁提起精神,加快奔跑的速度,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體力正以極快的速度消逝中──


終於,她衝出了通道,伴隨著腳步聲的剎停,希爾維雅感覺到她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她朝思暮想的女孩,正熟睡在最後方的女人懷中。


「嗨,主人!」莉絲梅德是第一個發現希爾維雅的人,她一臉興高采烈地揚起嘴角,抽空向她打招呼,卻渾然不知跟她對打的利斯德有些不悅地挑高了眉頭。


「既然妳會出現在這裡,所以妳打贏了蓋緋爾特?」奧斯特當然沒有遺漏掉希爾維雅的蹤影,他發現那名灰髮少女正目光冰冷地瞪著自己。


聽見蓋緋爾特四個字,正在打鬥的人無非是身形一頓。


「真糟糕,蓋緋爾特那傢伙這次吃虧了!」戴洛斯一臉賊笑的落井下石。


「戴洛斯,敢批評我的主人,你不要命了?」正在閃躲緋妮絲的細箭的莉莉絲騰出一隻手,朝戴洛斯射出匕首。


「媽啊!不要攻擊自己人啊!」戴洛斯一驚,只得匆匆打掉匕首,然後再飛快地蹲下閃過薩塔的白劍。


「對,我是打贏了我哥。」希爾維雅微笑,盡可能壓抑心中的怒火,露出了最為燦爛的笑容看著奧斯特。「而接下來,我要打贏的,是你。」


「注意妳的口氣,希爾維雅.德.藍斯洛。」莎洛貝爾的聲音沉了一分,冷聲說。


「什麼?」時雨的腳下一滑,差點被古羅尼特的冰刀刺中,他瞇起眼,像是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


「蓋緋爾特是妳哥?」希里安打趣的瞄了希爾維雅一眼,繼續面對聖洛斯和蒼空強烈的攻勢。


「你們不知道嗎?」奧斯特臉上仍舊掛著完美萬分的微笑,淡聲問。


「怎麼可能知道啊!」戴洛斯憤憤然的用小刀擋住薩塔白劍,一個旋身朝薩塔的門面掃去。


「那你怎麼會知道?」希爾維雅挑眉,開始拖延時間,好整合體內的魔力和光術。


「因為我曾經不小心把他的面具給拿下嘛──」奧斯特一手托著腮幫子,笑吟吟的說。「他還因為那面具差點被我弄碎,而動了真格呢。」


「哦,那你怎麼沒事?」她燦笑問,像是巴不得他有事一樣。


「怎麼可能沒事?」看著希爾維雅那張近乎與蓋緋爾特一樣的臉蛋,奧斯特的笑意更深了,他笑笑的說:「差點廢了一隻手臂。」


「真該死的,我也想知道蓋緋爾特長什麼樣子!」戴洛斯有些忿忿不平的說,一邊俐落的操耍著小刀,連連閃過薩塔的雙白劍。


「蓋緋爾特戴那面具都不知道戴幾年了,我以為他的臉沒人看過,真沒想到首領先看過了。」時雨嘖嘖有聲的說,卻因為一時的分心,被古羅尼特的冰刀刺個正著。


他後退,目光打趣的看著面無表情的古羅尼特,說:「呐,我聽戴洛斯說過了,你們就是那個什麼神獸的吧?扣除掉零號和十二號那兩個,以及會射箭的那女人跟用刀的小鬼,你們是不是還少一個?」


「這,似乎不關你的事情吧?」聞言,古羅尼特的臉色沉了一分,他一臉冷淡的召出碩大的冰柱,狠狠地朝時雨砸去。


「為什麼要擄走她?」希爾維雅沒有心神去注意夥伴們的狀況,視線始終落在莎洛貝爾懷中熟睡的女孩。「如果你要殺我,就應該趁那一夜動手,而不是帶走她!」


「沒錯,要殺妳很簡單,跟解決掉一隻螞蟻一樣輕鬆。」奧斯特慢慢的說,然後站起身來,修長的身段比莎洛貝爾還高上了幾公分。「但是,我發現了一個事實──」


「希里安他跟我報告過,她,可以使用歌聲的力量控制別人。」伸手指著莎洛貝爾懷中的女孩,奧斯特的笑容不減,甚至有些過度悠閒而不慌張。


「那又怎樣?」希爾維雅哼聲,不以為然的說:「她是寒月一族的人,我猜你應該也知道。」


「對,她是寒月一族的人,我確實知道。」奧斯特緩慢的踏下階梯,而一旁的莎洛貝爾則是追隨著。「但是,你們都誤會了寒月一族真正的『能力』。」他慢慢的說。


「你這是什麼意思?」她細瞇起眼,心裡沒來由的感到緊張和急促。


「字面上的意思,少女。」他微笑,忽地停下了腳步,近乎是一字一頓的說:「寒月一族,真正的能力並非可以用歌聲控制別人,而是可以造成人類腦部的精神性攻擊。」


「你..... 在說什麼?」希爾維雅呆住。


「而,到了滿月的時候,」奧斯特沒有回答希爾維雅的困惑和呆滯,只是慢慢的接了下去。「只要相對的『鑰匙』和『鎖』都存在,歌聲就可以控制那人的身體。」


「奧斯特,你腦袋壞去了?」希爾維雅緊縮手指,不肯洩漏她內心中一角的緊張,冷眼瞪著奧斯特。


「注意妳的態度,別讓我說第二遍。」倏然,伴隨著這句話的出現,一把尖銳的匕首瞬間削過希爾維雅的臉頰旁,而莎洛貝爾則是眼神冰冷的看著她,手的動作還停在半空中。


「誰說妳可以那麼做的?」見狀,莉絲梅德的眼睛瞬間閃過幾絲艷紅,她咧開尖牙,發出了尖銳的咆哮聲,使得利斯德退卻了幾步。


「冷靜點,莎洛貝爾,我還在說話。」奧斯特伸手,赫止還打算進一步動作的莎洛貝爾。


奧斯特的眼睛越過了中央的戰場,直直的來到希爾維雅的身上,一字一頓的說:「妳還不懂嗎,少女?這女孩的歌聲,就是『鑰匙』,而妳,就是被開啟的『鎖』。」


她的呼吸赫然一滯,腦海中倏然閃過酒吧那時的失控。「那伊嵐他的村莊被......到底是.....」


她忽然感覺到呼吸好急促,她瞪著他。「你怎麼能這麼肯定這件事情?何況,這跟你要帶走梅究竟有什麼關聯!」


「當然有關聯。」奧斯特微笑,不慌不忙的說:「因為,我也是她歌聲的『鎖』之一。」


「如果真如你所說,那麼成對的鑰匙跟鎖應該只有一個才對!」希爾維雅看著他,藍眸罕見的出現了迷茫。


「但是這女孩的身分不同。」他的笑意更深了。「寒月一族是被我滅掉的。而唯一沒有消失的人,就是寒月一族身分不凡的公主.妮雅絲里。」


「是你.....滅掉的?」希爾維雅怔然。「而梅....是寒月一族的公主?」


「對。因為寒月一族的能力對我而言是很有效的攻擊,所以我全殺了。」奧斯特的表情平淡,話語中的仰揚頓挫是如此的輕鬆,像是在描述今天天氣很好一般。「但是,妮雅絲里因為還小的關係,被其他族人搶先用密道送出。」


「她因為太早遠離其他族人,導致不會控制歌聲的力量,所以不會使用精神性的攻擊,只是到了滿月的時候,她的歌聲會使妳失控。」他說。


「你這個混帳......」希爾維雅的聲音在顫抖,腦袋中一片混亂,眸底閃過幾絲慌亂、殺意.....和極度不悅!


「謝謝妳的讚美。」他微笑,沒有絲毫的憤怒或激動。「雖然我想替這女孩開刀看看,不過你們追來的時間點有點快,導致我不得不放下這件事情......」


劈哩啪拉。


宛若電流擦撞般的響亮聲音打斷了奧斯特的話語,他的目光一頓,落在希爾維雅的身上。


不只奧斯特,除了莎洛貝爾以及昏迷的梅沒有反應以外,其他人都紛紛被這聲音給吸引了視線,將視線轉向──希爾維雅的身上。


希爾維雅的手懸浮在半空中,就連身體也稍稍離開了地面幾公分,呈現半飄在空中的狀態。大量的電流匯集在她的身邊,劈哩啪拉作響著。


睜著那雙被閃耀成金黃的眸子,希爾維雅面無表情的看著奧斯特,怒氣終於爆發。


大量的電流不斷地擦撞,發出了響亮的聲音,卻又不敢太囂張的冒出,只得圍繞在希爾維雅的身邊,將她的身體照耀成一片金黃色。


猶如,神降臨一樣。


莉絲梅德、古羅尼特以及塞菲洛絲三人,紛紛都停下了手邊的攻擊,目光怔然的看著發著金光的希爾維雅,呼吸赫然一滯。


「好像......以前的主人。」莉絲梅德有些恍神的低喃,沒來由的熟悉感從腳底竄上,掌握了她的情緒。


「奧潔拉的力量,終於解開了束縛嗎?」古羅尼特看著她,眼裡罕見的出現一絲柔意。


「這是.....最初見到主人時的力量......」塞菲洛絲感覺到自己呼吸的急促,不禁深深的吸了口氣,試圖壓抑住心中的衝動。


「被我激怒了嗎?被驅逐的光明祭司,奧潔拉?」奧斯特不慌不忙的看著她,眼底出現了一絲趣意。


「你對我知道多少?」希爾維雅的聲音卻很平靜,沒有想像中的憤怒或激動,猶如一池死沉的死水,激不起半點漣漪。


「奧潔拉.賽姆雷恩,被喻為最接近神的女人,卻因為被眼紅的人類給陷害,涉嫌殺人事件,而被剝奪了光明祭司的身分,驅逐出境,最後消失在歷史的一角。」


奧斯特頓了頓,說:「而之後,被人發現隱居在雪那山,與四隻能化為人形的妖獸住在一塊。那麼,妳想我了解妳多少?」


「夠多了。」希爾維雅淡淡的說。


微微掀開眼簾,她的語氣平淡,卻隱含著淡淡怒氣和殺意的說。「雖然我沒有殺人,不過──」


「此時此刻,我倒是很願意殺了你,讓這件事情成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S. 的頭像
S.S.

寂寞之坊

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光之翱翔
  • 這次也要頭香!!!!!!!!!
  • 太快了吧!(驚)

    我才剛放上去.......

    好吧,按照慣例(?),贈出一枚菇菇XDDD

    S.S. 於 2011/08/06 10:34 回覆

  • 光之翱翔
  • 只有菇菇啊....吃到想吐((噁
  • 哈哈~菇菇的生產量是無限的!(誤)


    不過每次都送菇菇集點數(?)好像不太好,偶爾也要換換新口味(不是吧?).....

    S.S. 於 2011/08/06 18:16 回覆

  • 御因
  • 還好我沒菇菇(心想:那是春藥ㄚ,祝你好運了,樓上的)
  • 御因把心裡話都講出來了捏.....(奸笑)

    不行!沒看到大家都受苦,我不滿意!(妳是S嗎!?)

    來,菇菇給你!(強迫塞進嘴巴裡)

    S.S. 於 2011/08/06 18:17 回覆

  • 御因
  • 哇!
    我哭給你看喔!(眼藥水),竟然強迫我吃X藥
  • 不行,假哭太沒魄力了,真哭比較好(準備戳人家眼睛)


    我沒有逼妳吃X藥啊,只是O藥而已~(那又是什麼?)

    S.S. 於 2011/08/07 10: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