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進度:

傳說再現 第三章,武鬥大會


夏洛特真的沒想到人類的花樣居然可以多到這種地步。


因為卡爾菲的堅持加上自己似乎也很無聊,所以就跟著卡爾菲和利奧一塊去參加武鬥大會──他只是旁觀的──沒想到,武鬥大會的場所居然是競技場。


競技場設在城市的廣場上,有這四根巨石柱紛紛佇立在廣場的四個角落,巨石柱上刻著四種動物,分別是龍、虎、龜蛇、鳳凰。


......真沒想到西方國家還知道東方國家有青龍、白虎、玄武、朱雀等四種神獸啊?


夏洛特不禁抽著嘴角默想著。


而被四根巨石給圍繞起的正方形場地上則有著一個鐵製的大台子,四邊都有一個小階梯,好讓人可以走上那個大台子上,畢竟台子高度幾乎到了夏洛特的胸口前,不是隨便跳就可以跳上去的距離。


夏洛特先跟卡爾菲還有利奧分開一陣子,因為他們倆已經報名過了,抽籤後就必須待在競技場附近的休息室──附近旅館特別借住──裡,隨意地看了看人潮洶湧的場面,夏洛特沒有那個興趣跟別人擠在一塊,便以靈活的姿態閃過幾人,走到比較空蕩的地方。


反正那個台子又不是很小,待在這裡也看得見,不必擠到前面去看也沒關係。


聳聳肩,夏洛特那張漂亮的臉蛋掛著不以為然的神情,他打了個哈欠,等待比賽的開始。


過半晌,有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中年男性走上階梯,並且站上了台子。


他臉上掛著溫和的微笑,用手勢示意現場安靜一點。


見到他的上場,幾乎每個人都屏住了呼吸,帶著看好戲的神情看著台上的主持者。


「先感謝實力高強的各位給小的主人一個面子,前來參加這場武鬥大會,不過相信有許多豪傑們似呼沒那個興趣與人鬥爭,喜好和平,順便瞧瞧近年來的年輕人武功如何呢。」


中年男性一開口就先安撫著大家興奮的心情,而且一句話說得流利順暢,臉不紅氣不喘,同時哄到了兩方人馬。


夏洛特不禁沒氣質地吹了個口哨,打趣地看著台上的中年男性成功地引起了眾人的歡呼聲。


「現在,武鬥大會正式開始,請台下的各位不要隨意上台,以免干擾到其他人。」


中年男性一隻手橫在自己的胸前,一隻手則備在身後,身體微微上前傾,那種不卑不亢的姿態看得大家心花怒放,連忙叫好。


夏洛特摀著耳朵,臉上出現了不耐煩。


那群白痴的雄性動物是以為他們嗓門很小是嗎?再吵,別怪老子真的一人一條布條直接塞入嘴巴去。


夏洛特皺著眉頭看著周遭的人一眼,然後撇開了視線。中年男性仍舊保持著溫和的微笑,用手勢再度示意眾人安靜,然後退下了場,等待第一場的選手先上場。


兩個人緩慢地走出旅館,上了台子,分別是一男一女。


女的有著一雙似會說話的藍眼睛,一頭燦金的長捲髮,男的則是一臉冰冷,渾身冒出凶戾的氛圍,簡直就像在說「非人勿近」一樣。


女的夏洛特一點興趣也沒有,他只注意到走上場上的男性是──


「利奧,我說你的表情可不可以變一下?扯個嘴角也不錯啊......」夏洛特有點虛脫地低喃著。


他還真沒想到,利奧居然這麼快就上場了,還帶著一股不知名的黑色氣息,看得別人頗是一臉懼怕地退後。


當然還是有人不知死活地瞪著跟美女對打的他一眼,只不過被利奧用更冰冷的眼神瞪了回去,嚇得對方連退三步。


走上台子,待兩人都站定之後,女方先開口了:「妳好,我叫蕾妮亞.西陽。」女方笑得一臉嬌媚地看著利奧,只差沒有拋出媚眼而已了。


雖然眼前這個人渾身散發出不可靠近的氣勢,不過那臉蛋真的挺帥的......慶幸自己不必跟中年男性打的蕾妮亞鬆了口氣,看著毫無表情的利奧。


利奧微皺了下眉頭,他不是很喜歡蕾妮亞那種.....粉紅色的眼神?


「利奧.索格蘭。」利奧淡淡地說道。


「那麼,請多指教囉,帥哥。」蕾妮亞笑得一臉燦爛地說,倏然拔出了兩把匕首,迅速地朝利奧攻過去。


利奧沒有半點慌張的神色,指間一晃,倏然,幾把柳葉刀夾在他的指間,他沒有太多的遲疑,飛快地朝蕾妮亞射去。


蕾妮亞一驚,看著從前方射過來的幾把柳葉刀,心下一凜,立刻煞住腳步,然後一個閃身晃過。


然而,利奧沒有給她太多時間動作,當蕾妮亞閃過柳葉刀時,他的指間再度出現了兩把柳葉刀,兩把紛紛抵在對方頸子的兩側,只要再入一分,就會冒出鮮紅的血液。


「我認輸......」蕾妮亞手上的匕首因為顫抖而落下,她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就怕身後的人不小心失「刀」劃錯人的脖子。


場下爆出一陣歡呼和噓聲。


歡呼是因為這場比賽很精采──雖然短得可悲──噓聲則是大部分男性認為利奧欺負弱女子。


話說,這年代的雄性動物也挺可憐的。


夏洛特聽著那噓聲,默想著。


往旅館那裡瞄了一眼,夏洛特才發現其實參加武鬥大會都人並不多,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少。


似乎不超過十個人。


參加的人不多,看好戲的人卻有這麼多?搞什麼?


夏洛特挑高眉頭,然後繼續看著第二場比賽。


上場的人是兩個男人,其中一個人是冷著一張臉,用零下十度的冰凍眼神瞪著他的對手的,另一個人正好截然不同,他宛若嬌陽一般,臉上的笑容爽朗到不行,用無限溫暖的眼神溶化眾人的視線。


唔,一邊是冷凍庫,一邊是火爐嗎?而且這兩個人似乎是認識的?


沒有讓夏洛特細想,幾乎是在上場的那瞬間,冷著臉的紅髮男性用那雙澄瞳死瞪著另一名笑容燦爛的金髮灰眼的男性。


戰鬥,一觸即發。


紅髮澄瞳的男性抽出一條長鞭,金髮灰眼的男性則是笑得一臉爽朗地從左右兩邊拔出了兩把刀。


兩人飛快地奔上前。長鞭宛若毒蛇般,俐落地朝金髮男性甩了過去,而操耍著兩把長刀的金髮男性則是掛著笑容,一個閃身,將長刀轉了個方向朝長鞭揮去。


──那條鞭子是鐵做的!


夏洛特倒抽一口氣,看著長鞭和長刀互相打在一塊,長鞭居然沒有碎裂的場景。媽啊,如果被這鞭子打到,不死也一定要躺下!


「斯爾,你的笑容很刺眼,礙事死了!」冷著臉的紅髮男性狠聲說著,然後一甩長鞭,逼退了欲上前攻擊的金髮男性。


「哪有?」斯爾將長刀橫在自己的胸前,笑得一臉無辜地說:「明明就是格勒你的臉太臭了。」


「我臉臭關你什麼事!」他恨聲說,再度一甩長鞭,朝斯爾衝了過去。


「唔,說得也是,好像不太關我的事哦?」斯爾傻傻地笑著,然後將長刀交錯成「X」形,擋住從上面劈下來的長鞭。


「你吵死了!」格勒扯了扯嘴角,長鞭毫不留情地往斯爾的門面甩去。


「謝謝誇獎。」斯爾傻笑著接下這根本不算誇獎的稱讚,然後將防禦的姿勢解開,一把長刀先擋住從旁掃來的鞭子,另一把則是往格勒的腹側掃去。


他們的對話在台下聽得一清二楚,有人是捧腹大笑,有人是冷哼不理,也有人是抽著嘴角有點無語。


不得不說,其實夏洛特是屬於後者的那一個。


這兩人的實力不差,唔,比卡爾菲強一點,大概可以跟利奧不相上下......夏洛特好不容易收起心思開始評估著這兩個人的實力。


而當台上的比試打得難分難解時,一陣震耳的怒吼聲從天空上傳來。


倏然,所有人都像是被噎著般沒了聲音,安靜得可怕。但是怒吼聲像是要擾亂這震驚的寂靜般,再度發出了怒吼聲。


而人群之中不知道誰先驚慌失措地指著天空喊了起來:「龍!是龍!」導致大家開始慌慌張張地開始抱頭逃竄,就連台上的兩人也頓住動作,決定先休戰離開。


夏洛特還有點恍神,看著其他人都一臉慌張地逃竄到附近的旅館、酒館之類的地方躲著避難,自己倒是沒有什麼反應。


很快地,廣場上跑得一人都不剩,只剩下夏洛特一人還站在那兒。


而方才發出怒吼聲的巨龍似乎很滿意這個成果,緩慢地拍翅落了下來,那雙腳正好踩在台子上,發出了啪啪的聲音。


唔,那鐵台子應該是撐不住這肥龍的體重吧?夏洛特默想著。


而巨龍終於發現了空無一人的廣場中居然還站著一個人,不禁有些不悅地對他發出低吼聲。


「幹嘛?」夏洛特抬頭,似笑非笑地看著巨龍,絲毫不畏懼那吼聲。


巨龍拍了拍背上的翅膀,艷紅色的眼睛閃爍著冰冷,牠吼叫著,然後緩步朝夏洛特走來。


這隻肥龍是成年龍,應該會待在魔界而不是人間界。


夏洛特想著,他猜,這隻龍會出現在這裡搗亂,十之八九是......有人驅使的。


不管是成年龍還是幼龍,牠們的自尊高傲得令人不敢領教,除非是牠們認同的人,否則不會有龍允許有人踩在牠們的頭上命令牠們做事。


魔族人裡頭,只有夏洛特和希爾因被龍認可而已,那麼.....人類之中居然有人可以讓龍認同?


夏洛特打趣地吹了口哨,而這時巨龍已經走到了夏洛特的面前,廣場上被踩得一個洞一個洞的。


「夏洛特,快逃!」卡爾菲緊揪著衣角,幾乎快要奔出旅館去拉人了,要不是利奧拉著,恐怕卡爾菲已經擋在夏洛特的面前了。


夏洛特沒有漏聽這句話,他回頭,勾起一抹神秘的微笑看著她幾秒,然後移開了視線。


「吼──!」巨龍似乎對他這種目光無人的態度感到極度的不開心,天生高傲的自尊不容許有任何人歧視龍族,牠幾乎是張開血盆大嘴,朝著夏洛特怒吼。


褐髮被牠的怒吼聲給吹得飄逸四散,夏洛特撥開擋住他視線的髮絲,雖然他的臉上仍舊掛著溫和的微笑,不過要是仔細看的話,可以發現其實他的嘴角正在不明顯地抽搐著,而額角邊的青筋則是十分「活潑的」躍動......


區區一隻肥龍,居然對著我一直亂叫?還想吃掉我?


夏洛特看著那血盆大口朝他撲來,腦袋中的一條神經終於啪茲地斷裂了。


那條叫作「理智」的神經線。


飛快地伸出一隻手擋在龍的面前,倏然,巨大的魔力猶如大浪一般地沖向巨龍,巨龍還來不及有任何反應,夏洛特便冷著一張臉,揚高聲調說:「放肆!」


巨大的魔力鋪天蓋地的朝巨龍襲來,巨龍原先高漲的氣焰在剎那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莫名的畏懼,牠畏懼眼前這名微不足道的人類。


夏洛特的眸子閃爍著冷意,渾身散發出一種王者該有的傲然冷凜,令人為之屏息。


就連那些在旅館和酒館偷看的人都感覺到腦中一片空白,他們瞬間感覺到一種沉重的壓迫感從頭壓下,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幾名方才還在看好戲的人因為軟了腳,紛紛跪地,眼裡閃爍著呆滯和畏懼。隨著越來越多人屈膝跪下,險些也跟著跪地的卡爾菲被一旁冷著臉的利奧給拉住,才沒跟著做那種屈辱的動作。


除了利奧、卡爾菲、斯爾和格勒撐住那股壓力沒有跪下以外,其他人都是帶著一臉畏懼的表情紛紛跪了地。


「搞什麼?」格勒拉住差點跟著跪地的斯爾,不悅地皺起眉,看向旅館外傲然聳立的夏洛特。


而夏洛特那綁著馬尾的髮帶因為無法承受魔力量的暴漲,倏然裂開,使得那長褐色的頭髮猶如瀑布般落下,在他的身後盪開來。


夏洛特看著牠,一字一頓地說:「這是對於主人應該有的態度嗎?區區一條龍也能如此放肆?」


巨龍看著那閃著荒冷的的褐眸,居然產生了畏懼以及瑟縮的情緒,他明明只是一名連自己的腳都不到的人類而已,為什麼牠會感覺到一種未曾經歷過的冷意朝牠襲來?


巨龍瑟縮了一下,有些委屈地低叫著:「嗷──」


但是聽在夏洛特耳裡,並非只是單純的叫聲,而是抱怨的一段話。


──我、我不知道您是魔族人.....我只是......


「誰派你來的?」夏洛特不改神色地問。魔力量猶如高漲的氣焰般,圍繞在他的身邊,隱約還可以看見沉銀色的絲線團團圍繞著夏洛特的身邊。


「嗷──」巨龍不敢怠慢地叫了一聲。


──我的主人是、是希爾因大人.....


「靠!」夏洛特先是一愣,隨即立刻飆出了髒話,原先的壓迫感和高漲的魔力立刻褪去。「那傢伙想謀殺老子我.....不是,應該說老娘.....算了!這不是重點,他派你來做什麼?」


「嗚嗷......」巨龍皺了皺眉頭,艷紅色的瞳子有些委屈地看著夏洛特。


──大人說,要我下來找魔王大人,並且跟隨在他身邊,以免發生意外......


全部的意外都是因為你的出現而發生的!


夏洛特恨恨地咬牙著,虧他方才還想說用魔力的強弱來逼退那條龍,才會使得自己使用了那耳環的力量,讓自己的魔力量瞬間高漲──結果一切都是白費工夫,自己還浪費掉了一天一次的機會!


那傢伙其實根本就是想謀殺自己吧.......夏洛特抽著眼角,恨恨地想著。


「縮小你的身體,我不需要這麼大一隻走在我身邊!」夏洛特抬眸,褐眸有些不悅地瞪著一臉無辜的巨龍。


「嗷──」巨龍低叫了一聲,然後開始縮小自己的身體,最後幻化成了一名五、六歲大的小孩子。


「.....你還沒成年?」看著只到自己膝蓋白髮紅眼的小孩子,夏洛特無言地問。


「還沒有。」癟了癟嘴唇,一臉無辜地看著他的小孩子輕輕地說:「身體會那麼龐大,是因為希爾因大人替我施加了幻術,他說這樣比較有魄力......」


「魄他媽的鬼東西!」夏洛特煩躁地抓抓頭,赫然發現自己的頭髮怎麼散成一片地落在背後?


但是沒時間管那種事情的夏洛特先是打量著眼前光溜溜的小孩子,然後問:「叫什麼名字?」


「肆萊。」牠揪了揪自己的手指,輕輕地說:「我應該叫您魔王大人嗎?」


「不行,現在我是扮演『人類』。」夏洛特知道這龍一定知道自己的真實身分,所以毫不猶豫地拒絕了這件事情,然後說:「叫我夏洛特就行了。」


「噢.....那我叫您大人好嗎?」肆萊想了想,有些扭捏地問。


夏洛特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哽到。


他乾咳了幾聲,最後有些心虛地移開視線,說:「隨你便,走了,去處理你這光溜溜的身子。」


夏洛特轉身,一邊從隨身包包中抽出一條髮帶,然後以指代梳將頭髮俐落地綁成馬尾,正當他還挺滿意自己綁好的頭髮時,肩上忽然多了一道重量。


夏洛特感覺到有兩條如白藕般的手臂圈著他的頸子,想也不用想一定是那條龍爬上來了,他沒有拒絕,反正這條龍現在必須跟在他的身邊,所以親密一點也無所謂。


走到利奧以及卡爾菲所待著的旅館時,夏洛特被遍地跪著的人給嚇到了,頓時皺著眉頭退後了幾步,看著唯一站著的四人問:「在幹什麼?」


「因為妳那一句放肆,這些人都跪下去了。」利奧一臉平淡地說,好似在描述今天天氣很好一樣。「卡爾菲差點也跪下去了。」


「還有斯爾。」一旁的格勒冷哼一聲,跟著補充道。


夏洛特疑惑地掃過眼前的人,然後抬頭看著那四人──雖然卡爾菲和斯爾的眼神還有些恍然──不過夏洛特沒有時間理會那麼多,他對著利奧說:「鑰匙借我一下,我想先幫這傢伙穿衣服。」


利奧眼神掃過趴在夏洛特背上的肆萊,一臉平淡地問:「哪來的小孩?」


「喔,剛才的龍。」他一臉不以為然地回答,說:「這傢伙以後會跟在我身邊,唔,所以說他可能也要跟你們住在一起......」


說到最後,夏洛特有點遲疑了,糟糕,他忘記他現在是「寄人籬下」,還沒問過一聲就先收留了這小孩,萬一肆萊被放在外面怎麼辦?


「妳馴服了龍?」格勒的表情擺明是不相信。


夏洛特翻了翻白眼,丟了個「要信不信隨便你」的眼神,便接過利奧丟過來的鑰匙,帶著肆萊上樓去了。


格勒扯了扯嘴角,臉宛若結了一層寒霜一般,硬是將他身旁的斯爾給活生生凍醒。


「格勒,你的臉好冷喔.....每次站你旁邊我都嫌我身上穿得不夠多。」斯爾搓了搓雙臂,終於從恍然之中回神,赫然發現地上跪著滿滿的臉,不禁一臉驚訝地望向身旁的冰凍臉問:「格勒,這些人怎麼都跪在這裡?跪你嗎?你是不是又威脅......」


啪的一聲,鞭子狠狠地抽打在地上的聲音硬是打斷了斯爾的話,斯爾愣愣地看著已經出現裂痕還險些被打出一個洞的地板,然後再將視線轉向眼神更加冰冷的格勒身上。


「我『一直』都知道你很欠揍,斯爾。」啪的一聲,格勒拉直了手上的長鞭,皮笑肉不笑地說:「所以我從不怪你.....嗯?是吧?」


「唔,格勒,你的手背都爆出青筋了.....」


「斯爾,你再廢話一句,我就把這鞭子抽在你身上!」


「咦耶?格勒,你什麼時候有那癖好......」


『啪』的一聲,鞭子打在.....櫃檯上的聲音顯得特別響亮,也喚回了卡爾菲的意識。


她眨了眨眼,有些詫異地看了看四周,隨即像是想起什麼般,眸子飛快的移向了身旁面無表情的親哥哥.利奧身上。


她扯著他的衣袖,一臉緊張地說:「哥,夏洛特她......」


「上樓去幫一頭龍穿衣服。」利奧面無表情地打斷自家妹妹緊張的發言。


「.....什麼?」她懷疑自己聽錯。


「幫一頭龍穿衣服。」利奧不厭其煩地重複了一次,然後挑高了眉,問:「還是說妳希望我說牠目前是光溜溜的樣子?」


「哥!」卡爾菲漲紅了臉,瞪著他──不過沒利奧那番有魄力就是了。


這時,斯爾和格勒並肩朝他們走了過來──雖然後者的臉真是臭到可以殺死一個人的地步──不過斯爾像是沒有注意到身旁的人臉很臭,笑得一臉燦爛地跟這兩人打招呼,然後問:「所以這些人到底是為什麼跪在這裡?」


聞言,卡爾菲這時才注意到一堆人跪在旅館內,連旅館老闆都一臉呆滯的神情跪著,她不禁疑惑地眨了眨眼,然後將視線望向仍舊沒什麼表情的利奧。


「因為一個女的。」格勒冷哼。


「那個女的是指夏洛特。」利奧補充。


「什麼?」斯爾愣住。


「嗄?」卡爾菲呆住。


而用魔力塑造一件童裝的夏洛特已經幫肆萊穿好衣服,帶著肆萊下樓,便聽見這四人好似在玩猜謎一樣的對話,不禁瞇起了眸,沒好氣的說:「那不是重點吧?」


眾人一驚──利奧的臉上終究是沒什麼表情──紛紛將視線往聲音來源處望去,便看見夏洛特的身邊跟著一名五、六歲大的小孩子。


「不然什麼是重點?」斯爾傻呼呼的問。他仍舊沒搞清楚這些人究竟為什麼跪在這裡。


「重點是──」夏洛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抬起手,打了一個響指,倏然,原本還跪在地上的人們紛紛倒下,躺在地上呼呼大睡了起來。「要怎麼處理這些人?」


「妳做了什麼?」格勒皺眉,看著一大堆人姿勢奇異地躺在地上睡覺。


「催眠術啊。」夏洛特吐吐舌頭,漫不在乎的說。事實上,他打響指的瞬間便將手指上的魔力擴散到那些人的腦袋中進行催眠,所以才會有這麼快速的效果。


「催眠術?」卡爾菲有些困惑地看著躺在腳邊的人,然後說:「那接下來要怎麼辦?」


「唔,有兩種辦法。」夏洛特似笑非笑的揚起唇角,豎起一根手指說:「第一,把他們搬到旅館房間去睡,免得躺在這邊礙事。」


接著,他豎起第二根手指,說:「第二,把人扔在這裡,你們四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旅館房間去睡。」


四人互望一眼,幾乎是在同時間便開口回答:「『那把人扔在這裡好了。』」


不錯,人類的正義之心真是......負值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S. 的頭像
S.S.

寂寞之坊

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大拇指外露
  • 又是我?
  • 恭喜你!中了三萬元大獎,贈送....傻O蛋紙鈔!(這人玩得最HIGH)

    S.S. 於 2011/07/30 07:48 回覆

  • 御因
  • 差一點就頭香(哭)
  • 大家都來我這裡搶頭香的嗎=口=?

    因為會贈送香菇嗎?(思考狀)

    S.S. 於 2011/07/30 07:48 回覆

  • 呆嵐
  • 哈哈好笑!!!!
  • 感謝你大力捧場XDDDD

    S.S. 於 2011/07/30 07:49 回覆

  • 光之翱翔
  • 連負值都出現了= =
  • 連正值都沒有說XDD立刻降到負值~~~(這人在興災樂禍中....)

    S.S. 於 2011/07/30 16:54 回覆

  • 大拇指外露
  • 香菇勒 我要收集 (哭)
  • 嚇!我都不知道我還有菇菇收集款的勒?這是在集點數的嗎?例如集滿幾枚菇菇可以換得.....林治羚的艷舞照!(什麼?)

    S.S. 於 2011/07/30 16:55 回覆

  • LTTKR
  • 啊~我的眼睛!!!
  • 我打得很少囉~妳加油吧OwO

    S.S. 於 2011/07/31 20:49 回覆